第三十一章 所谓治疗(1 / 2)

加入书签

明明已是十二岁的少女,常慧如哄孩子般轻声的哄骗着床上的妹妹,恐怕,也是在哄骗着自己。

小蕊扯唇轻笑,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抬手间衣袖划下,手臂上斑斑点点干掉的血迹,还是引得常慧双眼微红。

“哥,如果……我没有办法好起来,我想回家,最后好好和哥哥在一起,好吗?”

每日里惯例接受的医治,和卫神医听天由命的眼神,小蕊早已对自己的病不报任何的希望,况且……

半阖的眼皮下带着一种这个年岁不该有的疲惫,只有她知道,自己每日在这里都是经历的什么。

她不想自己死前还要如此辛苦,更是拖累哥哥如此辛苦……

“胡说什么呢,回家能做什么,我又没有办法医治你,只有在这里……”

常慧何尝不知道小蕊的想法,紧紧握着小蕊细弱的手腕,似想从这里得到更多的动力和信念。

“可是住在这里每个月都要花费那么多银子……

“银子不重要!”

话没说完,常慧蓦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低垂的头在昏暗的烛火下,更是变得琢磨不定。

“钱不重要,小蕊,只要我拿到那个异端者的证据,只要有了确实的证据,我就可以从军中得到一大笔赏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什么都不重要!”

为了不要让小蕊继续痛苦,为了有更好的药材来救治他的妹妹,他可以放下所有的一切,包括人性,即便是虚假的捏造,他这次也一定要将平康坊内的那个女孩,定为异端者。

心中的决绝,让常慧脸上最后一丝暖色也彻底消失在斑斓的黑夜之中。

“好小子,我就知道他不安好心!”

常慧离开后,花英勋从花坛中一跃而出,瞅着常慧离开的背影愤愤不平。

云华到是颇为淡然,挥掉裙衫上的枝叶,根本没去理会常慧方才的说了什么,而是笔直的朝着面前的小屋走了过去。

“喂,喂,你干什么?”

“看病!”

花英勋楞了楞,看云华的眼神都好像再说,你是不是有病?

推开房门,即便刚刚已有过短暂的通风,云华还是皱了皱眉头,混杂排泄物和血液的气息,普通人在这样的房间内都会引发呼吸和身体的不良病症。

借着屋内豆大的灯光,一张不大的木床,半旧的桌子,一把椅子,昂贵的医疗费,也只能居住在如此简陋的房间中。

环视一周后,云华的目光再看到床上的女孩时,苍白中带着蜡黄的皮肤的让她只是皱了皱眉。

一把扯下眼上的黑纱,再看小蕊的身体时,除了惊讶于她的病症,衣服下遮盖的伤痕,直接将她在这里所经受的一切都展现在了云华的眼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