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信任(1 / 3)

加入书签

沈离澈面露阴沉,眼带嘲讽,晃晃悠悠的再次为自己斟上酒,鼻端飘散的甘醇酒香,喝到嘴里却莫名的苦涩,沈离澈只觉得舌头都跟着阵阵作痛。

面对沈离澈的发难,男人面色依旧冷沉的盯着沈离澈,死寂的某种蕴含着某种深不见底的情。

那是一种可以视为怨恨的感情以及决心。

“我以为,这么多年的蛰伏,殿下早已为将来做好了准备!每周在平康坊和乌喇特族的暗探联络,您的外祖应该早已多次提议帮你起兵,夺回属于您的一切吧!”

男人的语气平稳,沈离澈却感受到犹如严冬般的寒气,顿时寒毛直竖,悚然的瞪着早已洞察自己一切的男人。

“殿下不必紧张,我先前已经说过,我的目的只想要辅佐在殿下身边,统领天晋国,最终拿到紫岚帝国的宝座而已!”

“为什么你要说到这种地步?你为什么非要让紫岚帝国的皇帝走向灭亡?”

男人眼中眼中的决绝,沈离澈感觉他不是在开玩笑。

但辅佐自己是一面,但为什么他的目的,非要是拉跨紫岚帝国?

“原因很简单,我的妻女死了,而他是间接的凶手。”

男人轻描淡写的语气如此述说,如若不是隐藏在眼底的仇恨,沈离澈甚至以为他在叙述的是别人的事情。

“得知她们的离去后,我在这世上仅有的一切也都消失了,现在的我就如同靠着机关活动的傀儡……”

提到此,一直如死人般的男人眉眼还是染上了一丝伤感,一只手按在胸口,仿似有针梗在胸腔,随着呼吸深深扎入骨肉之中。

“唯有心中的这股懊悔,让我知道自己还是个人……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沈离澈专注的看着不断重复这句话的男人,刹那间那人仿佛就像是对将来不报任何期望的自己。

他也是一直在等待……寻找能于紫岚国王正面交锋的人吧。

从以前开始,沈离澈就不擅长处理需要动脑的事,不过唯独对方是否有意加害自己,是否有敌意这一类的判断,不知为何从未失准。

若是依多年来的这股直觉,沈离澈觉得男人方才的花是认真的。他是真心想要跟随自己,一起前往天晋过,并且靠力量夺取无解的未来。

要是他所言为真……自己的双亲真的打算将自己召回天晋的话,就不可能放过这次机会。

短暂的思考后,沈离澈已然是下了决定,转而看向男人的目光,也由方才的戒备换为了某种打量。

接下来的,就是要信任这个男人到什么程度的问题了。

唤了一旁的侍婢再端来一个酒杯,沈离澈为男人斟满面前的酒杯,不等男人有所动作,自己已将杯中物一饮而尽。

卸掉了伪装,沈离澈笑开的眉眼,眸光中闪动着意味不明的光彩。

“我也可以提出一项条件吗?”

“请尽管说。”

男人端起面前的酒杯,刚碰到唇畔,听到沈离澈之后的话,木然的面色在两人相遇之后首度出现了瞠目结舌的神情。

“那么,请你明天跟我一起参加比武大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