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隐疾(1 / 3)

加入书签

燕春楼在平康坊属二等青楼,接待的客人以各国的商贾居多。

此时夕阳将沉,楼里除了准备晚间的迎客,得到消息的姑娘早已守候在后门期盼着云华的马车到来。

为首袅娜纤巧的女子就是仅次于花魁之下的名妓木槿,也是燕春楼的招牌。弱柳扶风的模样虽然已经让自己穿的很是低调,站在街角还是立刻引得路上游客的注意。

在她身后,此时还跟着七、八个模样俊俏的姑娘,期许的望着缓缓而至的马车。

许是燕春楼出动的规模太过隆重,她们所候在后门,还是引来不少恩客的骚动,好奇而又的欣赏着平日花银子都不太能约见的红牌姑娘。

“云医师,郑城到此路途颠簸,理应先回家休息,反而还要劳烦您不辞辛苦先到燕春楼,我等姐妹不胜感激!”

才踏下马车,轻柔中不乏激动的声音已带出木槿此时的激动,云华刚要说话,四周嘁嘁地议论和越围越多的人群。

如若是往日坊内姑娘对自己的欢迎倒也罢了,思忖着方才花英勋的描述,云华连忙上前。

“没关系,距离和母亲的约定尚早!索性来木姐姐这里打扰,说些咱们女子间的贴己话!”

云华上前本预拉着木槿赶快离开的手却抓了个空,云华愕然抬头,木槿眸光躲闪脸带窘色,双手更是往袖子中藏了几分。

“好,那……我们就快进去吧!”

呼啦啦的一大群人随着云华进楼后,道上围观好奇的恩客也由不少跟着一起进了藏春楼。

这一幕让附近不少青楼的姑娘艳羡,殊不知突来涌出如此多的客人,愁坏了藏春楼的妈妈。

木槿将云华引到自己的屋子后,紧绷的神情才缓缓松懈,低垂的眼此时倏然望向云华的脸,双膝一弯,嘭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云姑娘,云神医,求你帮帮我吧!”

云华被木槿的举动惊的一跳,短暂惊讶后连忙弯身就想要扶起地上的木槿,却又一次被她给躲了过去。

“你可是……”

云华皱眉,抬手直接揭开眼上的黑纱,妙曼的美人顿时就变成了一具血红的人体跪在那里。

细细打量着面前人体的五脏和血脉,血管中血液流动,云华不用品脉就已经有所了解。

目光再转而细探,发现木槿右手腋下乳白色椭圆形白斑,心中已有所了悟。

“前段时间你可生过病,或是被什么烦恼所困?”

听云华没有询问自己所求,反而问了这些,木槿短暂思索后道。

“前段时间确实有一事困扰了许久,整日里夜不能寐,食不知味。”

木槿所说乃是有恩客为其赎身,但以木槿此时的年龄,再在楼里熬上两年就可自赎恢复自由,因这事,她几夜犹豫难眠,身体都熬的弱了许多。

云华了然的点了点头,“拿来纸笔,我给你开两个药方,一个内服,一个需用酒侵泡数日后涂抹在患处!”

木槿拿来纸笔本还疑惑,在听到云华如此说,颇为萎靡的神情赫然一震,讶然的望着云华。

“你……知道?”

“嗯……看你舌苔淡红,脉象细滑,体内气血违和,经脉循引塞滞,此乃肝郁气滞证!后再由风邪袭腠,则体肤失养而酿成白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