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朝贺(1 / 3)

加入书签

本在新婚夜而没有进洞房的国君,让喜庆的气氛进入了尴尬的沉寂。

侍从们有所猜测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再得到朝贺这个消息后,宫廷内所有的侍从都再次忙碌了起来。

外面如火试图的忙碌,丝毫不能影响到在大婚寝殿内休息的云华。

家中横祸,又历经半年的欺辱,云华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在清晨得到沈离澈的回应后,云华难得的再这个陌生的环境中陷入了安心的沉睡中。

“在这种情况下睡得还真甜呢。”

翌日清晨,沈离澈难得没有让牧修杰喊起,开始目不转睛地凝视在自己身旁、将手放在胸口上交迭而熟睡的云华。

为了不让外人起疑,昨夜沈离澈回到了婚房,打算好好跟云华说明一下,虽住在一起,却也互不干涩对方的生活。

但,再看到床上云华毫无设防的睡眼,沈离澈在心中打了多少底稿的劝说词全都排不上用场了。

人家压根就没有将他当男人!

这个结果让沈离澈颇有些气恼,甚至想要将云华从床上摇醒,好好的教育下她如何提防他这样的成年男人。

但当手快要触碰到床上的人时,这张酷似泠箫的脸,几年来汹涌的情潮,让他的心脏感到一阵阵的疼痛。

所有的喜欢在凝视的眸光中酝酿逞汹涌的浪潮,裹挟着他沉入令人窒息的海洋。

美丽如昔的人,掺杂着晨光的乌丝长发,就像是流经天上国都的水流,紧闭的眼皮下,如蕴含晨光的星眸。

一身几近苍白的肌肤,以及呈现淡粉色的尖翘唇办,仿佛还在轻声的诉说着。

沈离澈,我等你来接我哦!

他深深迷恋着这种有她在身旁的感觉,但可惜,眼前的人,却并非是他所想要的。

“哎!”

或许是沈离澈下意识的叹息吹到了云华脸颊上的关系,她张开了眼睛。

接着她便如同人偶般生硬地转动头部,望向一大早不换衣服,却直直盯着自己看的沈离澈,开口说道:

“您在做什么呢?”

甚至就连铜铃般的清脆嗓音,也与泠箫如出一辙。

“什、什么做什么,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