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什么选拔?(1 / 4)

加入书签

“原来如此,你要说的是地方叛变吗?”

“以及与邻国的小规模冲突。”

牧修杰补上一句,向来沉稳的声音透露出些微的紧张感。

“简单地说,现在的紫岚国完全不具备与邻国正面接战的财力与兵力。在这种情形下,他们最怕的就是毗邻的小国起兵叛变,也就是对我天晋与贯匈国感到忧心。”

贯匈国和天晋一样,都属于紫岚的附属国,但因为距离天晋偏远,沈离澈对这个国家的印象并不深刻。

“可是紫岚不是刚刚和我国和亲吗?他们的公主……在这里啊!」

“坦白说,卫千羽应该就是想来查探这一方面的情况吧。您与公主之间的感情究竟如何?是否感情好到让她为您诞下第一个皇子?”

“什……!”

牧修杰的总结,沈离澈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仿佛被烟花击中了一样,愣愣的看着牧修杰。

然而牧修杰也不打算放过调侃沈离澈的机会,唇角一抹坏心的笑容,说道:

“如果您对公主神魂颠倒,为了她,对紫岚国丝毫没有造反意图的话,那就没事;反之,但非如此,卫千羽的任务就是在我国撒下导致内乱发生的火种。

陛下,恕我宣言,我国内乱刚平定不就,因没有子嗣,万一哪一天一个不幸的意外,继承国王宝座的人就会是现在被你拘禁在地牢里的王弟沈黎佑殿下了!”

“牧修杰!”

听到牧修杰竟然光明正大的讲出皇宫内禁忌的名字,沈离澈不禁大喝出声。

“请陛下宽恕。然而非常时期,还是要恳请陛下暂时别和沈黎佑殿下会面了!”

牧修杰恭敬地推在沈离澈的脚下,话语依旧执着。

沈离澈叹了口气,将牧修杰从地上扶了起来。几年来的生死相处,原来修杰已经看穿自己方才刹那间的犹豫,是否该去探望沈黎佑了。

“……也罢,既然卫千羽都来这里了,我能猜想到他盘算着如何把我天晋搞得满城风雨。增加地牢的看守,绝对不能让任何人靠近!”

“遵命!”

谒见外国使节的地方并不再平日召开朝会的和泰殿,而是再其偏后的一个大厅。开国皇帝为了不让外国看不起,举国之力而盖成的豪华产物。

大厅的墙上挂着用金银各色丝线织绣的帐幔,正北的墙上挂着几把没什么名气的宝剑,但纯金的剑鞘,镶满晶莹夺目宝石的箭柄。

屋顶正中垂下的一盏巨大的琉璃灯,外形和色彩一看就是出自月璃高端匠人的绝世精品。

至于满地铺满深红色天晋产的本国羊毛地毯,看似最为低调的一处,地毯两侧摆放的数十把的镂花象牙凳。

正中的位置,依照握玉衔剑的飞龙形状制成的王座,没有了暴发户般的庸俗,带出了几分皇家的威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