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凶手?(1 / 4)

加入书签

“服丧?”

咋听如此不祥的词语,让云华和沈离澈双双煞白了脸。

“出什么事了吗?”

“其实是方才有人来宫中禀报……”

牧修杰为两人带来的紧急通知,完全在他们意料之外。他面向两人严肃地开口说道:

“……陛下的大叔公,魏其候沈烨然突然暴毙身亡。”

“那老家伙不是平日特别注重自己的身体问题吗,怎么会突然就死了?”

沈离澈不爽的嘟囔着,对于魏其候怕死的性格在天晋国内众所皆知。

除却平日里随身尽百的护卫外,不会离开试毒者身边半步,甚至还会利用狗的嗅觉来调查被褥和布料上是否沾有挥发性的毒药,防备十分彻底。

云华初次听到魏其候日常的这些作为,也都愕然的连连称赞,想要借用其方法来帮沈离澈防御毒物。

这样一个小心的人竟然突然死亡,云华皱着眉,脑海中似有一缕可疑的思绪一闪而过。

“据侯府医师说,侯爷死于突发性心疾!但……”

牧修杰话语微顿,松弛的目光在此刻凌厉的盯着沈离澈。

“侯府内却有其他的传言,说侯爷死因尚未明确!”

“不明确为什么不查?进行尸体解刨,一定可以从中得到有用的线索的!”

云华刚开口,立刻迎来沈离澈二人投来的目光,即便是经历鲜血洗礼的他们,诧然的觉得惊惧和惶恐起来。

“人……已经死了!”

“就是死了,尸体才不会说谎啊!”

见云华据理力争的样子,沈离澈喉咙滚动了一下,脑海中骤然浮现的画面正是再一片阴森的黑暗中,云华和诈尸的魏其候交谈着他的死因。

倏地打了一个哆嗦,沈离澈悄然的向后退了半步。

云华没有发现沈离澈对自己突来的恐惧,而是从牧修杰的目光中看出了事态如今发展的不同寻常。

因为十字大道的建设,沈离澈虽得到了最后的胜利,但很多人都知道哪一天他和众臣之间简直已经是剑拔弩张的地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