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疑点(1 / 4)

加入书签

“事态严重吗?有宣医师过去看吗?”

接连几天忙碌公务和周旋在魏其候的丧事和舆论中,晚间云华夫妇难得按时的享用着晚膳,牧修杰的报告也随即跟来。

得知孤菡公主的遇袭,沈离澈顿时觉得心中一沉,霍然起身一把扯住牧修杰的衣领焦急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幸好并未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收了一些惊吓!”

“呼,幸好幸好!”

沈离澈松开牧修杰的衣领的瞬间,人也同时跌坐在身后的座位上,双目迷茫的瞅着前方,暗自低语的不断重复着“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云华除去先前的惊讶,人在此时已经稳定了下来,继续询问起其他的细节。

“听说是公主在回宫的路上,一店铺中看到一件琉璃品,有人趁此时机闯进去攻击她。”

不同牧修杰的冷静,沈离澈听完时再次暴躁的拍案而起。

“到底是谁策划的这场阴谋?豫亲王,西炽伯、还是那个可恶的卫千羽?”

事件如此频繁地接连发生,沈离澈也不得不开始拟定对策。

接获魏其候逝世的讣文至今还不到三天。如果最初的两名被害者是老人,那他还能够拟出对策处理,但被害者是孤菡的话,沈离澈再也无法保持以往的冷静。

“陛下,请您冷静。”

见沈离澈激动的用力不断捶打桌子,云华漠然的瞅着没有直接阻止他的自虐,而是冷静且有条理地说道:

“这三天里我也重新看过天晋皇室族谱,这次事件中,公主殿下并没有王位继承权。她只是一名公主,最重要的是,她的双亲身份特殊,就连她的皇室身份在苍生教都未曾认可。就算某人伤害公主殿下,也不可能因此取得王位。”

说完,云华又朝牧修杰望去,等待他是否还有补充,对方认可的点点头,看来他也是认可自己的这些观点。

“这、这样子啊!”

沈离澈为了让自己信服地点了点头,手也终于不再继续摧残那张几乎快要坍塌的桌子。

云华说的没错,孤菡只是先王妹妹所生下的私生女。而因父亲的关系,苍生教不但不承认她的身分,甚至连通她和她的母亲都标上了妖女的名号。

因此,尽管孤菡确实存在于这世上,教会的户籍上却没有登记她的名字,当然也无法结婚。王族的私生子并不少见,但当对象为教会中教徒,甚至是高等神官时就另当别论。

由于那种自古流传至今的扭曲观念,孤菡一辈子只能如同幽灵般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因此就算她和某人相恋,那个对象也不可能拥有天晋的王位继承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