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猜疑(1 / 4)

加入书签

孤菡如同教育稚子的母亲,细细念叨中的每一句中却又都含着对沈离澈的关切。沈离澈心有感动,手中抱着大大的琉璃瓶没有半点反驳。

“对了,这五九菊耐不住湿气,所以要确实放在日照充足的窗边喔!”

最后孤菡完全回复到平时的开朗语调,“我精神很好喔!真是劳烦两位特地前来看我了。我不会觊觎王位,今后也都会在这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继续生活下去!”

说着,孤菡已经推着还面露犹色的沈离澈到门外,云华默默跟在身旁,望着孤菡脸上餍足的笑容。

“现在我可是很贪心的哦,贪心眼下的生活,贪心能自由的到处乱跑……能这么贪心,真是幸福!”

贪心吗?

云华双手微微握紧,眼眸遥望向平康坊的方向,透出丝丝的无奈与痛苦。

看似微不足道,天真无邪的话语,云华却也品尝过其中的矛盾!正是如此的贪心过,才让她有了现今非做不可的复仇计划。

而沈离澈怔怔的望着静怡轩缓缓关闭的宫门,脑海中仍然一遍遍反复回放着母亲临死前的呐喊。

“我已经,不想活了!”

两人各有所思的并肩走在玉石小路上,沈离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起母亲的一切,但心中始终隐隐有不安划过。

“我就说孤菡不可能是犯人。”

似急于想要忽略掉心中因担忧而产生的恐惧,沈离澈忍不住再次旧事重提,还想扭转云华的质疑。

云华斜眼撇了沈离澈一眼,只见他慎重将孤菡送他的琉璃花瓶抱在怀里,因为太过担心侍从不能拿好摔破,而自己拿着。

“如果犯人是同一人,没有理由每次杀人都会改变手法,怎么可能一开始火灾、接着毒杀、然后又勒颈杀人。果然他们二老也只是太晚逃离火场,心疾突发而已,孤菡则是遭到小偷袭击,没错吧?”

云华沉默,心里已早早否定了沈离澈的想法。

或许犯人是故意一直改变作案方式啊。当然,那是为了不让他人察觉到自己的真实身分。

如果袭击孤菡只是个伪装,犯人想让他人认为这一连串杀人事件是怨恨皇室的人所犯下的案件呢?

所以其中一定另有目的。

皇室亲族接连遭到杀害,无法忘却四年前内乱的百姓,一定会因此而担心天晋是否又要展开内斗,并对皇室感到不满。

如果这才是犯人的真正目,又会如何?

这样的揣测让云华眼眸骤然变得闪亮起来,原本被云雾笼罩的杂乱线索仿佛一下子都找到了来源。

犯人是一位不能在天晋累积权力的人!换句话说,就是天晋国以外的势力存在。那么,现在能够推想到的只有一个对象。

依然停留在天晋国的卫千羽。

这个邻国以往借着强大的势力将天晋纳为庇护国,现在却逐渐式微,最恐惧的应该是天晋日益逐渐累积的军事武力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