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祸因(1 / 3)

加入书签

簪子上果然涂有毒药,而且是极为致命的毒药,才会在短短时间内让沈离澈的脸色变成如此惊人的浅黑色!

“陛下,请保持清醒!”

云华呼唤着沈离澈,一边用披帛当绷带将伤口上方的扎紧,防止毒液快速的流动后,毫不犹豫地以嘴贴近沈离澈的伤口,一口一口的将里面黑色腥臭的毒血吸了出来。

其实在前世,这样吸毒的方法云华是极为不推荐的,但此刻,云华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满脑子只想着……

伤口再次传来的疼痛,沈离澈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浓密的睫毛几次颤抖后竟在云华的呼唤中渐渐睁开。

“所以,我不是告诉……过你了……”

“陛……陛下!”

听着沈离澈气若游丝的嗓音,云华惊得连忙俯身靠近沈离澈,极为轻柔的将他抱在自己的怀中。

“所以……我才一、一再告诫,偏偏还是、还是不小心……真是的……明明是个女人而已,还爱多管闲事……”

沈离澈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完便陷入昏迷,倒进云华的怀里。

慌张不已的云华连害羞矜持都忘了,当着众人的面不断地呼唤他的名字。

“沈离澈,沈离澈!你一定要振作一点啊沈离澈!”

对沈离澈再次的昏迷,云华慌乱的甚至想要用手去拍醒怀中沉睡的男人,但瞥见沈离澈越发黑沉的唇色,如同一击闷棍狠狠地将云华敲醒。

他不能死,不能死!

记不清弯腰吸毒了多少次,身边吐出的黑血已经积了一大片,直到沈离澈伤口中的血液慢慢恢复正常的颜色,被毒液麻痹的唇舌已经让云华说不出一句话来。

牧修杰一直安静的守护在两人的身旁,他知道,这位假冒的王妃不会让沈离澈出事,再看见云华倏地瘫坐在了地上,停止了所有的急救行为才走到身旁。

“你们几个,将陛下送到寝殿,路途不要有任何颠簸,快去吧!”

云华抬眼感激的望着牧修杰,他此时的安排正是她接下来要吩咐人做的。

看着沈离澈被人轻柔的从房间中抬走,云华才感觉到身体是如此的陈总,几乎又要陷入动弹不得的窘境时,眼前突然有人递过的一杯水正停在自己的面前。

“您应该知道,方才的举动有多危险!”

牧修杰没有跟着沈离澈一起离开,而是寻来了水端到了云华的面前。低沉的声音虽不严厉,却带着他平日教训沈离澈的责怪。

接过杯子,本想对牧修杰回以一个感激的微笑,也因麻木儿没有挤出出一丝来。

“还是赶快清理一下你口中残余的毒素,然后让侍从送您回房吧!”

经过清水一次次的洗漱,唇舌似乎早出了一丝感觉,待听到牧修杰的提议后连忙否决的挥了挥手。

“不、带我去他那里!”

暂时脱离了申明危险的沈离澈此时正做着一个相当舒坦的美梦。

分离五年,紫泠箫都很少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听说所爱的人之所以会来到自己的梦中,是因为对方也还爱着自己。

如果真的是这么一回事,泠箫现在也会在梦中看见自己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