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祸因(2 / 3)

加入书签

“泠箫,为什么现在才来看我,你知道吗,我好想你!”

出现在梦中的紫泠箫,她的容貌一点都没有改变,仍旧是最后见面时,那副空灵梦幻的十八岁少女模样。

你在紫岚过得还好吗?现在在做些什么呢?

在知道嫁过来的公主是冒牌货时,当我知道你本人并没有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是多么深切地感受到这股来自于你的背叛啊。

不过,我很快就了解那并不是你的意思。

并不是我自大,但只要考虑到你斧王对你的溺爱程度,以及紫岚对我国的偏见,就能明白他肯定不会轻易放开拥有皇位继承权的独生女。

可是我却依旧毫无根据地相信,相信你一定很想到我身边来。

即便到了现在,我还是如此深信着……

“泠箫,我最爱的泠箫!”

无论沈离澈对她说了多少话,在他梦境里的紫泠箫只是微笑着,并且重复诉说着那一日的约定。

我没有忘记当初和你的誓言,即使我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就算要我伪装成疯女人,我也会一直等着你。

所以阿澈,我会等着你来迎接我……

在梦里说话的紫泠箫非常温柔,温柔得让沈离澈已经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场梦,但他仍旧不甘的质问梦中心爱的人儿。

“泠箫,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即使到现在,你还是在等我吗?”

离开紫岚已经五年,自从被亲生父亲驱逐出燕都后,沈离澈在各个城镇间躲躲藏藏、持续着半流浪的生活,听到了各式各样的传言。

包括紫岚国的公主被求亲的事,以及那些婚事总是被紫瑾瑜推掉的传言。

看来紫岚的皇帝直到现在都无法忘怀他已死的爱妾,才会迟迟不肯让他那和梅妃长得极像的爱女嫁给其它男人,甚至一直把她关在后宫深院里……

“除了这些,我还听说过那个卫千羽融化了你冰冻的心,他是被紫瑾瑜认可要成为你恋人的男人。”

对沈离澈而言,卫千羽的名字就像是不祥的代名词。

他既是紫岚派来的间谍,也是拥有权力的外使,并且,还是连紫瑾瑜认可的最为强力的情敌。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现在就越过哀牢山麓,飞奔到你所在的紫岚国都。然后用我自己的眼睛来确认真相,确认你的心意仍旧和当时一样,一点都没变……

“泠箫、泠箫……”

沈离澈睁开双眼,方才看见的幸福景象随即如早晨的浓雾般散逸殆尽。

“啊!”

一时之间还无法适应现实的沈离澈,只能呆望着熟悉的床顶绣有百子图的帷幔。金丝银线和掺杂了几种闪亮不知名的金属丝线,让帷幔上的稚童每一个都活灵活现的呈现在眼前。

这幅富含予以的帷幔,正是孤菡再大婚时送来的,连通前日她给的琉璃瓶一起摆放在了沈离澈的床周。

哎,突来的现实,让方才美好的情境转瞬即空,沈离澈突然觉得非常寂寞。

即便早早的他就知道方才的那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但在清醒之后,仍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失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