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被拆穿,危险的男人(2 / 3)

加入书签

“其实光凭这些,就让我了解到另一个更为惊人的事实!”

沈黎佑的双眸紧紧盯着云华的脸,黝黑的眼眸中像是燃烧起幽幽的鬼火,无数条无形的手臂缠扰在云华的身周,想要将她隐藏的秘密都毫无保留的从身体中剖解而出。

这样的目光,云华几乎条件反射地打了个冷颤,鸡皮疙瘩全都冒了出来。本能的将双手环在身前,防备的看着沈黎佑。

“哦,是什么呢?”

“……你到底是谁?”

仿若一道惊雷蓦地打在了云华的身上,霎时间地下三层的寒冷空气,随着沈黎佑的这一句话瞬间凝结成冰。

云华的惊愕,沈黎佑依旧慢条斯理地说着。

“照理说,紫岚国第一公主紫泠箫没有姊妹,而且母亲也很早就过世了。至于,被拿来和某人比较的这一点,父亲对这唯一的爱女溺爱至极,绝不肯将她放出牢笼。而像你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在那种环境里孕育出来的。……如此一来,答案只有一个。”

沈黎佑脸上依然带着懒懒的笑容,所抛出的每一句话,却都足矣把云华逼到无形的悬崖边缘。

“现在在我面前的女子,并不是紫泠箫公主。公主并没有嫁到天晋来,而你,只是个代嫁的冒牌王妃而已。”

沈黎佑言辞凿凿的话,云华无法说出任何话来加以辩驳。

如果是普通对手的话,还能用谎言搪塞过去,以度过这次的危机。可是那方法对这男人是行不通的。

眼前这个男人,可以光从云华捏造的谎言中找出一些决定性的证据。

要是云华现在开了口,她肯定会变得支支吾吾,如此一来,不管说了什么话都会被他找出破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喉结的剧烈震动,沈黎佑旧不出声的声带发出的狂笑仿佛在剧烈的咳嗽般让人感到压抑而又窒息。

“这真太有趣了。这是多么有趣的游戏啊!如此有趣的事情,王兄竟然直到现在都没告诉过我!”

沈黎佑陷入不可抑止的狂笑中,甚至笑到流出了眼泪。

他用手指拭去眼角的泪水后,转身面向一动也不动、就像是尊冰雕般的云华,他双眼紧盯着云华,眼神中的风采和刚见面时截然不同,深邃的瞳孔充满异样的活力。

“多亏你的福,我短期之内可以抛开无聊了。因为有了许多能够思考的事情。譬如说你到底是谁?或是为什么紫岚要准备冒牌货之类的……嗯,还有王兄当然也知道这件事。”

云华沉默不语,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有大脑忙碌地转个不停。

眼前这个男人,冷静沉着的个性与沈离澈截然不同,而且城府极深,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只要看着他的眼睛,便会不禁以为自己正踏进了无底洞,甚至很有可能会淹没在这个无底洞里。

不能被对方的步调牵着走……要是不坚持的话,会在不知不觉之间给了他多余的情报。对沈离澈而言、对现在的天晋而言,或许这男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而且,云华想从沈黎佑身上得到情报的意图,已经被他彻底闪躲过去了。

狂笑渐渐收敛,沈黎佑似乎是看穿了云华正在打量自己的视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