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他死了?(1 / 4)

加入书签

这一吼,牧修杰终是回头看了云华一眼,用着想压抑情感却失败的表情望着她。

“……陛下的寝室遭人纵火了!”

云华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再牧修杰的搀扶下从地下室回到了和泰殿中,空气中也渐渐出现了奇怪的烧焦味。

因担忧而絮乱的心神,让云华忽略了这种怪异的气息,只是拼命的朝着沈离澈休息的殿阁跑着。

随着烧焦味的来源越来越近,云华的鼻腔内已吸进了大量浓烟,呛得她根本无法好好呼吸;除此之外,她还要喘着气在烟熏火燎的烟雾之中前进,更是令人异常痛苦。

但是,云华不知为何却尝到超乎呼吸困难之上的痛苦,胸腔内好像被人塞了一团乱糟糟的东西,梗在胸口,好难过……好痛!

眼眶中不断有水渍从眼角滑落,脸白的不成样子,紧紧咬着的嘴唇也已渗出一缕血痕。

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沈离澈的寝殿为什么又会被人纵火?

云华太大意了。她以为只要沈离澈熬过那只簪子的毒,便可以放心不少。却没想到,敌人竟然这么快就采取了下一步行动……

不对,不是这样的。

正如沈黎佑所说,敌人事先就预测到这件事了。但他到底是如何纵火的?

沈离澈房间里所有的摆设和物品都是由牧修杰检查过的,再经历汾阳侯葬礼的刺杀后,云华也都一一检查过,不会再有任何可疑的东西,更不用说带有火源的物品了。

“让开,快让开!!”

云华推开恐惧奔逃的侍女们,飞奔到沈离澈休息的寝殿。

“陛下!沈离澈!”

寝殿中浓黑的烟雾比预期中要来得少,云华略有些安心,看来火势并没有想象中大,至少不至于烧毁整间寝殿。

“陛下,陛下,请您回答我!”

“沈离澈,你在哪里?沈离澈?”

隐忍着烟熏而不断刺痛的喉咙,云华拼命地在黑烟中呼喊着沈离澈的名字。

比云华他们还要早赶到的护卫此时也正努力地进行最后的灭火,房内到处都是湿哒哒的水渍,多亏了他们及时的发现,火势大致上被控制住了。

云华松了一口气。没事的,如果是这种程度的小火灾的话,只要沈离澈醒过来了,就应该有充分的时间可以逃走才对!

“沈离澈!”

在混入烟雾的空气中云华看见了刚刚被人从里面抬出来的沈离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