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解密(1 / 3)

加入书签

“我瞧那个女杀手表现得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结果她根本没能杀死你。害我还特地准备了相当罕见的毒药与麻药……居然还敢自称杀手,结果一点用处也没有。”

“但是,你也早就想到会失败了对吧?所以,你才会早就做好随时都可以杀死沈离澈或我的事前准备。”

“是那样的吗?如果是的话,你说说看我是打算怎么杀死阿澈的?”

“用这个。”

云华将手中攥着的方巾缓缓地摊了开来,里面包裹的正是从沈离澈龙床附近寻找到的琉璃碎片和焦黑的帷幔的碎角。

碎片上熏着灰渍而显得脏污,帷幔的碎角也是龙床四周独有的布,上面嵌入的金丝银线和发出光泽的丝缎,即使是已经呈现烧毁状态,它依旧像是洒了琉璃粉般、亮晶晶地闪耀着细微的光芒。

“如果打算杀死睡着的沈离澈,又不想直接下手的话,那么最有效率的方法就是下毒。我一开始以为犯人试图要用纵火的方式烧死沈离澈。可是,那种程度的小火灾,只能让沈离澈窒息而死,那也未免太奇怪了。虽然有少数人可能会因为吸进浓烟而呛死,但是犯人不至于使用那种不够确实的暗杀方法。

而会使用更能确实杀死沈离澈,同时又可转移栽赃到我身上的方法,然后我就找到了这个,孤菡公主,前几日您刚刚做好后就送给沈离澈,并交代他一定要放在身边的琉璃花瓶。”

孤菡偏着头嘟起嘴说,眉头微微锁紧,视线落在云华手中的碎片上,似乎根本不明白云华的意思。

“那花瓶不是因为火灾才破掉的吗?”

“并不是那样的。花瓶之所以会破掉,是聚光之后产生高热的关系。”

云华将那块玻璃碎片拿到了眼前,注视其中,透过琉璃孤菡娴雅文秀的脸已经变得扭曲。

“重点在于运用了与凸透镜相同的原理。只要在做成五角形的花瓶中倒入水,它就能聚集从窗户透进来的光线引起火灾。熟知琉璃制作过程的你,应该老早就知道这个常识了。你使用同样的手法,在汾阳伯的寝室引发火灾,并且很顺利地除掉了他。你那么做是为了实验,你想试试看是否能够透过同样的方式在沈离澈的寝殿里成功引起火灾,我说的没错吧?”

“不过,就算真的可以引发火灾,也不会是多严重的火灾啊。你刚才不担这么说了。”

“是那样没错,所以我才觉得很奇妙。你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火灾,而沈离澈也不是因为吸进浓烟才窒息的。那么,他到底是被什么东西杀害的呢……”

说着,云华抬手指了指方巾中另一个物品,百子帷幔碎片。

“就算你想在什么东西里下毒会定期洗涤、更换,侍女也会定期打扫家具。就算你把挥发性毒药涂到桌子或是椅子上,立刻就会被水给擦拭掉了。你不可能想不到这些。但是,在大婚时寓意百子百福的帷幔,却并不会被轻易的被撤换。”

云华白皙的指尖轻轻划过晶莹幻彩,又寒冷刺骨的碎角表面。

“制作这块帷幔的缎面是来自南方贯匈国的高级织品。而因为缎面本身带有星光的效果,用它来覆盖在床顶,还有营造繁星的效果,已经成为各国皇室和贵族制成帷幔不可或缺的。

不过,这块布却和一般来自贯匈国的织品不同。这块布在被绣上百子图时就已经被人染上了毒。而且还是很仔细的选择了和织品材料极为相似的,会闪闪发亮的结晶体毒粉。我记得,这个也是公主在大婚时送给沈离澈的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