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解密(2 / 3)

加入书签

云华来之前就已经仔细从碎角中辨别着毒粉的来源,是一种采用群生在靠近热带的森林中的桑木树汁,由于其中含有许多配醣体,所以能提炼出无色、亮晶晶的薄片状结晶。作为拥有易溶于水、油、血液性质的剧毒,它在战场上也常常被拿来当成箭毒等等使用。

如果用含有许多这种毒的布覆罩着床,那会怎么样呢?

平常出入房间的侍女们也不会想到帷幔上闪闪发光的居然是毒,肯定只会简单的撢去尘埃而已。

然后,她们在孤菡拿给沈离澈的花瓶中装入水、插了花。就像孤菡前日一再所交代的一样,插上了五九菊。

对湿气抵抗力很弱的五九菊,当然是要放在日照良好的窗边啰。于是花瓶便开始聚集阳光。

不需要花多少时间,放置在独自沉睡的沈离澈身旁的花瓶,其上方的众光热会将热源传到涂满毒粉的帷幔上引起燃烧。

再由孤菡一手安排的刺杀时间,算准了云华和牧修杰不会再轻易的让人去打扰沈离澈的休息,在无人的寝殿中,火就这样燃烧了起来。

受伤昏厥的沈离澈就这样不知不觉间,不断将含有毒粉的呼入到口中,但毒粉的密度太大,在还没来得及毒发,已经聚集在了沈离澈的下呼吸道,直接令他窒息造成了假死。

“真厉害啊”

孤菡赞叹的语气就像是在开玩笑一般,目光却牢牢锁定在云华橙黄如琥珀的眼眸见,久久没有转动。

“一切都被你看穿了。难道你真的如外界所言是个妖女,所以拥有看穿一切的双眼吗?”

即使被云华说中了真相,她的嗓音却依然平静且从容。

“不过,我根本没听过你说的这种毒粉哦!”

“是啊。因为那是南方特有的毒,在天晋想取得是很困难的。要不是你和职业杀手接触过,而他们使用的又是箭毒的话,我说不定还没办法联想到呢。”

对于孤菡的狡辩,云华继续说着她种种的推断,到这里的路上,脑海中已经捋清了太多的事情。

“现在我也终于明白,汾阳伯和魏其候真正的死因。就如谨慎至极的魏其候,不论去哪里、吃什么,都会命令负责试毒的侍者随侍在旁。这样的他,一定很害怕具有挥发性的毒药,必然会连被单或靠枕都仔细检查。

如果想要毒杀那样的他的话,只有一个方法。

那就是在他吃坏肚子时,在含有强效腐蚀剂的灌肠药中混入毒药。为此你使用了牙刷。恐怕你是在牙刷上轻轻涂了一些像是霉菌的东西,感觉到身体不舒服的魏其候因为太怕会被毒杀,便选择类似灌肠之类的治疗。

但是他却没料到灌肠药已经被动了手脚、甚至还会夺走自己的性命,于是就这么死去了……这是想毒杀权贵时经常使用的一种手段。

“孤菡,你之所以插入这一手,是为了不让人怀疑犯人是同一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