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事因(2 / 3)

加入书签

突然,孤菡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她将手指贴近双唇。

“对喔,这并不是你真正的名字。紫泠箫,可惜这名字这么好听。那么,你原本的名字是什么呢?冒充紫国公主的冒牌货。”

再次望向云华的孤菡,脸上含着笑意的,眼中却满是讥诮。正如她方才所说,现在她正在享受着这种别人比她还不幸的愉悦。

“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的名字?”

云华丝毫没有因此而觉得伤心,反而坚定的回望着孤菡,身为医者,她大约已经猜出一些孤菡对名字如此的纠结。

“这个嘛……”

孤菡的眼神飘向远方,下一刻却又马上转过身子来,伸手将宝座后面的宝物库里的国玺、装着各式各样宝物的箱子、玉杖等东西一个个抓出来朝四周乱丢,就像个厌倦玩具的小孩。

“你应该知道我父亲是谁吧!”

半晌,略显暗哑的声音轻飘飘的从宝库的箱子中传出,仿佛随时都会在消散在风中,没有了方才的犀利。

高台上,轻纱飞舞,让孤菡这个人散发出淡淡的秀梅灵气,但垂落的发丝下掩盖的面容,却因提到这个人而变得淡白如纸。

“……是的,苍生教会的珈增主教!”

“呵,很厉害的一个男人不是吗?虽然他是我的父亲,我却从没见过他一面。”

从她手中掉落的玉牌,在地上弹了几次才滚到云华脚下。

雨花惊讶又沉默地看着孤菡的动作,嫩白纤细的手不断摩挲,像是在找寻着什么……

“我最初真的认为自己就像谣言所说的一样,说我是身分悬殊的双亲的爱的结晶。像是歌剧里经常会出现的题材……

可是,仔细听的话,就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事实,远比想象来得残酷。无论是我或是母亲,其实都只不过是父亲用来实现野心的工具罢了。”

她取出放在小木盒里的纪念奖牌,只瞥了一眼就把它给扔了。

“我的生父珈增,原本是个为了摆脱贫穷而选择出家的野心家。

刚好在那个时候,他在竞选分区主教中落败,也因此断绝了出世之路。此时的父亲想要还俗,于是想到可以利用对他抱有好感的女人,也就是我的母亲。或许他认为,只要能和身为公主的母亲交好,就能轻易取得一两个爵位并顺利还俗了。顺利的话,甚至还能成为王公贵族进入政治核心……

但是,这个希望落空了。母亲生下我就去世了。深爱着独生女的祖父大人非常生气,认为是父亲害死了他的女儿,便坚持不允许我父亲还俗。当然,更不承认他这个女婿……觊觎母亲地位与权力的父亲,在失意之余,便自我放逐。我就这么一个人孤零零地被丢了下来。不但无父无母,甚至不被允许在教会受洗,连户籍也没有……”

孤菡拿出象征天晋国的宝物一个接着一个往地上丢,转眼间,她的脚下已经堆满了宝物。

云华保持着沉默,犹如一个聆听者般安静的听着孤菡之后的叙述。

“即使如此,我还是这么将错就错的活下来了。就算教会不认同我的存在,也没有人觉得我是必要的,但我还是我。正是因为有必须生存的意义,我才会降生到这个世界。当然我也不是一直以来都这么坚强,但就像我之前说的,只要看着比自己更加不幸的人,我的心里就会好过一点……

我也曾经有过小小的期待,说不定某个人会喜欢上我这样的女人,为此我也花时间盛装打扮自己。但是,没有一个人肯追求我这个血统复杂的女人。没有人愿意突破万难,没有人为了要爱我把一切豁出去……

不过,这样的我,还是有一件感到欣慰的事能抚慰我这个没人要的女人心,除了你就没有其它人做得到了,冒牌公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