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送上门的妃子(1 / 3)

加入书签

就连招募嫔妃的云华本人都已经完全忘记那件事的时候,对方却在没有任何通知传唤的情况之下,如此大张旗鼓地将钟美伦送到这里来……

到底是有什么打算呢?

议政厅内,云华站在摆放着王座的高台上,俯视着跪在她面前谒见的父女二人,并且仔细地观察起他们的神情。

真的是如钟美伦本人的意思,因思慕陛下而想要常相伴,还是来自她父亲豫亲侯的唆使,才故意趁沈离澈不在的这个时候跑来皇宫的吗?

“尊敬的王妃殿下,见您神采奕奕,老臣不胜喜悦。”

说得如此顺畅的是钟美伦的父亲,拥有邺城领地的豫亲侯钟文博。

云华点头回应的同时,细细打量着恭谨的豫亲侯,在十字大道时身为南方贵族的代表,因为牵扯到领地利益而阻止过,这让云华对他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此时再见,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收敛了当时的咄咄逼人,轻声软玉的语调让人听得很是舒服,与其说是个贵族的领主,现在的豫亲侯就像是个商人。

尽管家中以后五个成年儿女,但豫亲侯并不太显老,黑发中也只是混入了些许灰白,比什么都引人注目的,则是他脸颊下方横宽的腮帮子,让整张脸如同一个正方形。

云华刻意摆出不高兴的样子盯着下方的豫亲侯。

“豫亲侯没有事先通知就将千金送到这儿来,让我吃了一惊。陛下不在宫中的这件事,您应该也是知道吧。”

“哦哦,是这样的!”

钟文博彷佛毫不介意云华的语气,摇动着他方方正正的脸解释着。

“我刚才还听说小女被陛下召见过,对陛下更是难以忘怀,极度想要希望自己能够成为陛下的爱妾常伴身边。小女的还说,王妃殿下是位温柔良善的人,如果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她觉得自己应该能胜任皇宫的工作。

内人也曾反对过她进宫,说像我们这种远离皇城的乡下人,不可能适合如此华贵的场所,但小女个性有点固执……”

说到这里,不知道是哪里让他觉得有趣,钟文博露出了笑容。

钟文博的解释,云华的眉心也越发皱了起来,这是用一句固执就能带过的事吗?

当初在为沈离澈选嫔时,她曾经也调查候选人是否有野心大或比较贪心的亲戚,因此她大致上也了解一些关于豫亲侯的为人。

在南方的这群贵族之中,豫亲侯钟文博是少数对中央权力不感兴趣的人;他很重视家人,听说他谨慎的施政态度让领地的百姓都很仰慕他,但现在看起来,云华感觉钟文博现在根本是有点不懂得看状况的人。

云华的目光从大肆赞扬燕都的豫亲侯身上略过,落在了一旁瑟缩着身体的钟美伦身上。

穿着像是宫廷嫔妃大婚时淡粉色的礼服,腰间还用金丝软烟罗系出一个长长的蝴蝶结逶迤身后,如月般的花光流动轻泻于地。

她脖子上戴的饰品,是天晋本土盛产的泪型珍珠。鬓发低垂,斜插着一支珠花看似简单,但顶端那颗透明无色的宝石,从它闪耀的程度上来看,应该是一颗极品的钻石吧。

不过,唯有插在头发一侧细碎的樱花,衬托在她的黑发上,显得非常美丽。看来钟美伦在装扮上很有品味。

这样的打扮,只是要让女儿进宫当侍女的话,不需要打扮到这种程度。很明显地,这位父亲根本是打算要将女儿“嫁进来”啊。

云华维持着固有的淡漠,心中也一直在不断估量,即使当父亲的有这种想法,作为女儿的当事人,有是作何打算?

“好久不见钟小姐,从邺城到燕都的这段路程辛苦你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