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示威(1 / 3)

加入书签

自从豫亲侯的千金钟美伦带着大批的嫁妆一路闯入皇宫之后,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而沈离澈从北方远征归来,每隔一晚都睡在柴房的时间也已经有了十五天的时间。

在这段期间,云华和沈离澈两人都忙于整理堆积如山的文书,尤其是不断地思考先前提到的悬案——针对卡牌工会和苍生教的处理法。

因为苍生教提出了莫名其妙的违反风俗禁令,现在在燕都乃至整个天晋国境内都是不能贩卖新的卡牌的。所有商品都被苍生教没收了。

这些没收品在施行了‘去除污秽的法事’之后,教会就会再以高价把它们转卖给卡牌工会。真是可笑至极,工会制造的货物被教会无条件没收,而且还必须自行买回。

卡牌工会几乎每天都递交陈情书。当然啦,澡堂工会那边也是一样。因为缺少了赌博这一项娱乐后,客人上门的频率自然也降低了。

街上出现了心情烦躁的流氓四处捣乱;无法在澡堂卖酒的蒸馏酒工会,也向皇宫递交陈情书。

如果让苍生教再这样继续蛮横下去,显然总有一天事态会演变到难以收拾的地步。

“即使如此,您也不能放任一个不请自来的女人啊!”

正专心写字时耳边突然听见这种喊叫声,让云华手上的笔差点掉了下去。

“我已经看不下去了。王妃殿下您温柔的对待每一个人是件好事,但那个女人现在根本是恣意妄为啊!”

此时,由巴雅和奈奈带头侍女们,现在犹如变成拥护云华的亲卫队,每一天都在高声提倡‘钟美伦’。

“巴雅……”

“姐姐!您也太大度,当初我就应该极力阻止什么选秀!你看看现在,她以为自己是谁啊?除了要求自己侍寝,就连用餐时也要求自己要和陛下一同出席,真是有够厚脸皮的!”

她一边将散落在地板上的文书捡起来,集中在一起后再打开弄平,一边表达愤慨之意。

“可是巴雅,她都宣告自己要为陛下孕育皇室继承人了,如果沈离澈还跟我睡在一起,到时候伤脑筋的就是我了!”

巴雅自然是知道,云华和沈离澈这对表面夫妻,根本没有过同房,又拿来的什么继承人来安抚百官群臣。

“问题不在这里吧!”

巴雅生气地做着摊纸的动作,想到这几天那女人的所作所为,火气越来越大。

“像她这样带着嫁妆自己跑来要求成嫔妃的,根本就不合常理。我怎么看都觉得她是故意借他父亲的地位来向您示威的。

而且,还有说什么给她的寝殿位置离陛下太远,明明先前是她自己选的,现在居然还有脸跑去向陛下哭诉!”

“也有可能,钟小姐直接对我说的话,她怕我会不高兴,反而撤掉她之前的请求吧。”

看着巴雅积压的怒气如火山即将喷发一样,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挥拳将她口中的坏蛋砸成烂泥的样子,云华讶然轻笑的再一旁轻言劝解。

实际上云华也从其他侍女口中了解了巴雅方才说的事情。因为带来的嫁妆太多,两个偏殿都装的满满当当的也没有放不下,所以临时要求增加一处殿阁来作为居住的地方。

按钟美伦当时原话是,并不是对当前的寝殿不满,只是小女子在乡下的父亲会担心,或许有一天会被赶出宫。

于是,她现在住在西宫中是仅次于云华等级的宫苑。为了把她从邺城带来的行李全部放进去,她使用的房间数甚至比身为王妃的云华还多。

当然,这也和云华这位王妃,生活的太过简朴有关……

“您就是这样才会被那个女人骗了。那女人并不是姐姐您所认为的柔弱女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