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他的来历(1 / 3)

加入书签

心中的不甘,沈离澈很不情愿在文书上留下自己的御笔,虽然明知这种心态只是自己在无理取闹,却还是这么说:

“可是,在开垦之后,她打算要叫他们种些什么呢?兴丰地区北部的土地如此贫瘠,所以直到现在才会都没有人去开垦。”

“对,所以在这部分上,王妃殿下也附上了重点摘要。”

自己的问题没有刁难到,反而见牧修杰颇为兴奋的反驳,沈离澈微微睁大了眼睛。

“王妃殿下目前似乎正在使用陛下送回来的土壤,做起各种作物的种子移植实验。王妃殿下表示,她一定会向您报告这方面的实验结果,因此希望陛下能多给她一点时间。”

“知、知道了,知道了啦!”

沈离澈用粗鲁的动作在文书上盖了章,这次无形中的两夫妻的对垒,自己可说是输得一败涂地。

可恨的女人,干嘛一次又一次做出超乎想象的事!

“修杰,继续念下一件案子!”

沈离澈的声音显然带着些烦躁,不过,老早就了解沈离澈心态的牧修杰,则是若无其事地开始念起新案件。

“是的,下一件……这是先前曾提过的,苍生教和卡牌工会的案子。”

沈离澈点头表示了解,卡牌工会被苍生教的贪婪神官们找碴一事,他之前就听说了。

苍生教盯上近来很流行的卡牌,指称它‘低俗至极’,然后突然禁止卡牌发行。

运入燕都的卡牌数量,一个月有一万张。如果把一套九十九张的游戏用卡牌也算进去的话,一个月甚至可以达到三万张之多。

苍生教在城门口把这些东西全部没收之后,会在卡牌上面施展所谓的‘去除污秽的法事’,然后再以高价将它们卖给工会。

卡牌工会怎么可能忍受得,自己的商品被人扣留后,又花大价钱买回来的这种情况。

“那些神官们的脸皮依然比妇人们涂在脸上的脂粉还要厚啊。”

就像厌恶脂粉味的沈离澈所形容的一样,苍生教的存在,即便是大陆顶级的帝国,也很难应付苍生教。

原因在于,他们的巡礼之旅说起来就等于是情报之旅,巡礼下塌的地方就是情报的交换场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