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偶遇(1 / 4)

加入书签

“那就好!我真的肚子饿了啦。在准备好餐点之前,不准来叫我哦。”

沈离澈刻意以这种态度闪避他的提问,牧修杰只是微微耸了耸肩,没再多说什么。

意外获得的自由时间,沈离澈再走出书房后仔细思索着,在用餐之前,到底应该把这段贵重的时间用在什么事情上。

说真的,为了补回连日以来的睡眠不足,回去找个空的寝殿睡个午觉就可以了,但一想到宫里还有一个钟美伦随时正在制造着偶遇,然后抓到自己回去的时机,沈离澈就完全没有睡午觉的想法了。

话虽如此,继续留在书房里也是无事可做。

沈离澈的兴趣是狩猎、骑马远行,还有剑术长棍和任何可以让自己汗流浃背的运动。

但是,不知道算不算很悲哀,最近他都只能流冷汗而已。只要他一打算出门狩猎,云华这边就会嚷嚷说‘毒如何如何’、‘刺客怎样怎样’的,让他找不到出城的机会。

“随便在庭院里活动一下好了。”

沈离澈将垂挂在腰部、今天一整天连握柄都没摸到的剑握在手中,走向了院子的中庭。

当年自己在紫岚,无意中碰到了狼酒佣兵团的副团长,对方矫健而灵活的战斗,让他当时就爱上了这样的战斗方式,当然,自己的师傅当时也是全大陆第一的高手。

而相对于师傅的战斗方式,雍城圣地以‘重剑与正义’为名的天煞军,却是使用着重剑闻名。

每一位天煞军的战士,都将拥有的重剑视为自己的分身而共存亡,它们更是从历代战死的伙伴身上一代代传承下来的。

换句话说,天煞军的数量只和重剑的数量一样多。他们就是在这种情形下选拔出来的菁英。

不过,曾为天煞军一员的牧修杰却舍弃了自己的重剑。

然后,他并未让任何人继承长剑,而是把它插在故乡的土地上,当做妻子的墓碑。这可说是异例中的异例。

原本应该终生维持单身的天煞军,到底是为了什么娶妻、后来还离开军团,沈离澈并不晓得。虽然他心里很在意,却很难问得出口,因为他知道,那是牧修杰的逆鳞,不可碰触的伤口。

“——喝!”

再确认过周围没有人之后,沈离澈抽出剑鞘里的剑,气势磅礴地往假想敌的方向挥舞而下。

自己并不清楚他的过去。而且,他也没有过问自己任何事。

即使对方问了,自己大概也什么都不会说。

正如牧修杰的心中有不愿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般,对自己来说,沈黎佑的事……以及小时候和紫泠箫立下的约定,也是他想要深深藏在心里的。

但是,不说和没被问过,却又是两回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