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制造情景(1 / 4)

加入书签

“那侍女也会帮你挑吧。”

“嗯,是没错,可是在处理药品时,气味混在一起就麻烦了。况且……”

云华彷佛有些难以启齿,移开了视线,不知为何,她一脸为难地说:

“以前曾经因为我的疏忽让您陷入危机之中。我应该早点发现床顶的布被下了毒才对……所以,我不能再大意了!”

云华咬紧了牙根,这段耻辱的回忆对她来说就血淋淋的一把刀时时刻刻架在她的脖子上提醒着她。

云华脸上的痛苦,让沈离澈有点惊讶。他还以为这女人就是个根本不会在乎他人感受的冷血人!

当沈离澈对云华令人意外的一面感到瞠目结舌时,云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直盯着沈离澈的眼睛。

“是不是,我不去佩戴这些香料,会有什么不妥?”

“不,这倒是没什么!”

沈离澈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被云华注视的有些慌乱起来。不过,云华并不肯听过就算了。

“那究竟是为什么,让您突然介意起这种事情了?如果有什么其他原因,还请把它说出来。”

“其实……没什么重要的。”

沈离澈挠了挠头发,视线四处的乱扫,悄悄红透的耳根,仿佛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是的。

“我只是在想,你不熏香又不佩戴香料,是不是因为我不喜欢!”

云华那只拿着手帕擦拭他脸颊的手,突然间停了下来。

她的眼睛就这么一眨也不眨地凝视着沈离澈微微有些窘迫泛红的俊脸。

糟了!

不知为何,沈离澈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两个字。

很危险,这个情境非常危险。但是,他却无法移开视线。正确来说,除了看之外,视线也没有其它作用。毕竟,自己现在正在被她擦拭脸颊。

不久,云华皱起眉低喃:“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什、什么叫什么意思!”

“为什么我要因为您讨厌香粉,我就决定不熏香呢?”

云华露出彷佛一列疑难杂症无法确定医治方案的表情,用力皱起了眉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