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安晏的到来(2 / 3)

加入书签

“地方上的诸侯已经不太理会紫岚的皇帝了。他们不再上贡中央,而是把钱留下以备不时之需,就是证据了。”

“原来如此。”

云华听安晏简短说明紫岚国最近的现状之后,马上针对召他来此的事情进行讨论。

“那么,关于拜托你的事情,有得到什么发现吗?”

安晏点头回应,虽然因为面具的关系只能看见他的眼睛,但是那双眼却透露出他发现了某些有趣的事情。

“首先,苍生教打算强行推动的巧取税,提出法案的似乎是最近刚刚在长虹神殿上任的新司教。”

根据安晏的调查,这位新司教名叫楚暮,本也是一个权贵人家的出身,因为是庶子所以不能继承家主之位,因而入了苍生教。

“楚暮的才学其实在当地相当出名,就在前阵子,因为你让那个有私生女的珈增主教失势的关系,苍生教展开大规模的调动。这家伙也拜此所赐,成为燕都长虹神殿的其中一位司教。”

云华点了点头,发生在半年前的孤菡公主暗杀皇族未遂一案,事件真相被自己和沈离澈隐瞒起来。而另一方面,他们公布了在背后操弄的孤菡公主的正是其生父,法皇候选人之一的珈增主教的阴谋。

身为支持者的紫岚国因此也不再伸出援手,珈增继承法皇的可能性也消失了。

沦为失败者的他消失踪影,而新任法皇似乎也没有办法裁决这个曾位居高位的人物,任其就这样遁走他乡。

但毕竟,身为法皇的候补人选,却驱使自己的私生女公主杀害一国的皇帝,实在是件大丑闻,苍生教也只好暂时保持低调。

天晋国则认为这是个不错的材料,拿这件事又从教会那边挖了些钱作为新建街道的资金。

接着,这次换成苍生教会展开反击了,而这是出自被称为秀才的楚暮新司教的点子。

“嗯……虽然目的是调查这家伙身边的人事物,但是他却干净得让人佩服啊。不论是相交的朋友或者于女子间的关系,都干净得无从下手。也没有任何收贿的迹象,不愧是受到法皇重视而被特地指派到燕都的人物。”

云华听见这番话之后不禁叹了口气。

她原本心想,要是可以抓住这个狡猾新司教的弱点,就能阻止新税案推行,如今看来是没有把柄可抓了。

安晏取出怀中折迭的纸片,然后在云华面前摊开来。

“这就是楚暮的画像。”

云华轻轻点头,接过画像。画像上的男子身材高眺纤瘦,头发如木炭乌黑,双瞳的颜色却微微有些带着琥珀色。

以一个天晋国大多数草原民族略微发红的毛发来说,楚暮的样子倒是非常罕见。

如果想了解对方、找出对方的弱点,不能只凭这张画,而是必须充分观察对方的言行举止,再以之作为基础寻求对策。

“现在,好像没有慢慢来的时间啰。”

安晏轻搔脸颊说道,“怎么说?之前提到的卡牌工会,由于王君迟迟没有具体的响应,因此让工会中的高层已经开始产生了不信任感,目前已经达到产生暴动的临界点。

所有新生产的卡牌全都在城门那边被没收了,连一枚都没进入燕都城内,而教会在市内却把没收的卡牌透过神的名义恣意贩卖。工会赚不到一分钱当然会觉得很气愤,不是吗?”

因为安晏说的话和事实相符,云华也只能苦着一张脸点头同意。

事实真的就像安晏所说的一样,如果现在不能阻止苍生教,那么下一次就不只是卡牌了,想必他们会针对各种物品随意征税。如果情况发展到这种地步,人民的不满会爆发,而沈离澈的统治基础也会开始崩解。

这时安晏却突然冒出一句出乎意料的话,“话说回来,昨天晚上,我到你夫君那边走了一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