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钟美伦的目的(1 / 3)

加入书签

豫亲侯夫人,在横跨流经燕都城外大靖河的安平桥时,连同马车一起摔落了。这个消息此时已经传遍了整座燕都城。

这个消息也理所当然地传到身为豫亲侯女儿钟美伦的耳中,随后在燕都府衙的努力下,将马车拉了上来。而钟美伦听见母亲死亡的消息后,不发一语地当场昏倒了。

“母亲大人为了来看我才动身前来王都的,欢喜的相见就被老天突然降下的一阵强风而让马车失去了控制呢!”

钟美伦面无血色,不住地在马车旁痛哭。周围的人全都沉默不语。

而豫亲侯夫人的遗体随着侍女和随从往领地所属的邺城而去。钟美伦获得了沈离澈的许可也陪同一起同行。

突来的悲剧,随着钟美伦的离宫,让宫内有了短暂的平静,本以为钟美伦这一去,怎么也需要为其母守孝个一年半载。

虽然同情豫亲侯夫人的遭遇,但奈奈和巴雅还是忍不住暗中窃喜了良久,岂料,这种欢喜只维持了半个月之久,钟美伦竟然就从邺城回到了皇宫。

“虽然她的遭遇令人同情,可是她要是就这样留在领地不回来就好了。”

巴雅就像往常一样,在用早餐前一边帮忙云华整理仪容,一边像是嘴里吃了酸的东西一样地嚼舌根。

“而且啊,连半个月都不到就跑回来了,实在是不孝哦。」

“巴雅!”

云华不假思索地出声轻斥。为了母亲的葬礼而回到邺城的钟美伦,才过了不到半个月,又返回皇宫确实也让云华略有些惊讶。

但见到她那意志消沉的模样的确是无法遮掩,但是除此之外,就和她刚来皇宫时一模一样,一袭粉红宫装配上樱花的发饰。她似乎已经彻底将这身打扮当做自己的象征。那只当做宠物的黑猫当然也和她在一起。

豫亲侯夫人突然的逝世,沈离澈比往日更关心钟美伦,经常邀她一起去打猎散心。虽然云华对此投以强烈的反对,但是已经不信任云华的沈离澈完全不接受她的意见。

“出去打猎哪里不妥了?只不过是到燕都的郊外而已,以前也去过好几次。”

现在这个时间点就不妥!北方的远征才结束,对于布须曼族的裁决刚拍板定案。该族的幸存者可能对王君抱持着恨意,而前不久钟美伦母亲的死亡也是疑点重重!

即使云华非常想要将这一切跟沈离澈说明……

“璞妃的母亲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强风才让马车掉入河里,哪里有什么疑点存在?”

沈离澈仿佛早已猜出云华种种的理由,嘴角上扬,不怀好意地阻止云华的话。

“不知道是哪个人跑去跟丈夫的弟弟密会,这才叫可疑吧。”

虽然被数落到这种程度,但云华却很罕见地没有回话。

沈离澈不能原谅瞒着自己去见沈黎佑的云华,被关在地牢的弟弟,在沈离澈的心中是无法割舍的特别存在。

两人就在这样的气氛下,时间悄然流转。

沈离澈外出打猎的次数比以前增加许多,而每次同行的都只有璞妃钟美伦。

看到王君这个模样,估量着权力风向的宫廷侍从们,心想王君的宠爱是不是转移到这位宠妾身上了。虽然从之前到现在,他们在这位紫岚国公主面前还是保持着对待王妃的态度,但是也开始公然地向钟美伦靠拢。

巴雅她们这些跟随王妃的侍女对于宫中其他侍从这样的态度,也只能每次都愤慨地含着无耻这个评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