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到底是谁(1 / 2)

加入书签

云华将注意力放在眼睛上,只要出现一点点变化就能以此做为推理的根据了。于是她屏气凝神等着变化出现。

现在她的手被铁制的锁铐住,呈大字形固定在墙上。就算奇迹出现,能够解开墙上的固定装置,铐在手脚上的铁锁和重量,也会对逃亡造成负担。

另外就是回音。从这个锁具的回音来判断,这里离地面不远。造访沈黎佑的地下室时也曾经感受到,愈是深入地下,空气愈不流通。

长时间没有动的空气,跟短时间内曾经存在于外面的空气,感觉是完全不同的。根据这个道理来判断,这里的空气是能够流通的,而且不是垂直移动,而是水平流通的。

从回音来判断,这是间有相当规模的房间。

地下、一楼!

手背上感觉到的不是石头,而是木头。如果这里是长年作为牢房使用的场所,用来固定锁具的应该是石柱,而不会是木头。

这里选用木材建造,也许是暂时性的简易场所也说不定。虽然只要摸摸栅栏就知道了,但是那东西在手能碰到的范围之外。

换句话说,这里是马车行驶半天以内的距离,位在地下的宽广房间,而原先并不是作为牢房之用……大概就是这样吧。

能够了解到这个地步,就能将可疑的地点缩小到一定的范围。因为这么宽广的房间,不是普通家庭能够拥有的。这个规模的结构,是为了尽可能提升食物的耐久性,才建成半地下的型式。

不是牢房的地底下,不是用来当牢房的地下室吗……

对于那个让自己陷入如此境地的犯人,云华几乎可以确定对象了,就是‘她’。不过,因为她本人应该跟在沈离澈身边,所以袭击自己乘坐的马车,又带到这里来的,应该是她的共犯。

那个和她保持秘密连络、并加以协助的,究竟是谁呢?他们的利害关系一致、或者是她的崇拜者、还是伙伴?又或者是……

喀锵!传来一声铁器互撞的声音。

黑暗中,云华努力的侧着耳朵听着发出声音的方向。那里有一道铁制的栅栏,另外就是门锁锁!

又传来一阵沙沙地动静,应该是绢质鞋子摩擦地板时的声音。和脚跟紧密贴合的长靴不会发出这种声音。走路的方式几乎是贴着地面行走。就连在这种石制地板上也能踩着绢鞋贴地行走,显然已经把这种走法化为习惯了。而且,一共有两个人。

远处小小的光团愈来愈接近,那是蜡烛的光芒。没有讨人厌的臭味,光芒也很清澈,是蜜蜡,庶民负担不起的蜡烛。

“你醒过来了啊。”

说话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云华拚命集中精神看着光亮处,在这片地下广阔的黑暗中,仅仅一支蜡烛的光芒,看起来就像是要被吞噬殆尽一般,光是要提供手边的照明就很勉强了,根本没办法让她看清这两个犯人的模样。

在光芒旁边,可以看见一只拿着烛台的男人的手。手上戴着戒指,而且他的袖口很宽,作为天晋这个大多以草原民族为主的国家,很少有男人会用的这种款式。

一个是男人,另一个静悄悄地行走的……是女人吗?

“小人深感惶恐,让王妃殿下受此待遇,还请您见谅。”

“你要是真的这样想,就马上把这个解开。”

对方虚情假意的话语,云华面对着他反问回去。她想要听他多说几句话,想要看到他的样子。只要他们在这里待得愈久,就愈有机会让他们的真面目暴露出来。

“不行啊,好不容易策划了这么周详的计划才抓到您,要是这么做的话不就前功尽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