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绑架的核心(1 / 4)

加入书签

这时候,沈离澈忽然察觉到牧修杰带着莫名其妙的表情僵住了。

“怎么,你是知道些什么吗?”

“不,其实说不上知道。但我总觉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你该不会曾经跟这个人共事过吧?”

就沈离澈所知,牧修杰过去曾隶属于教会天煞军,而且职位也颇高。

只不过遗憾的是自己从没有看过牧修杰持剑,而过去被世人崇拜的天煞军,现在已经被逐出教会,成为通缉的逃兵。

“倒不是如此……”

牧修杰的苦笑看来有些困扰,“我真的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但到底是在哪里听过,我就真的想不太起来……”

牧修杰带着一张笼罩在阴霾之中的困惑表情说:

“总之,我们现在只有掌握到这三个情报!其一、一辆可疑的马车在黎明时分通过南侧大门。其二、王妃曾对豫亲侯夫人的死因感到疑惑,因而将燕都府的捕头找进宫盘问。其三、璞妃娘娘曾将家里的佣人招进王宫。”

沈离澈听完脸部的肌肉忽然抽了一下,果然最可疑的人就是钟美伦了吗!

其实,沈离澈也对钟美伦母亲离奇的死因感到挂心。而这段时间,过去从没有表现出野心的豫亲侯忽然变得锋芒毕露……

再加上,钟美伦对云华似乎有些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

“陛下,我们是不是应该对璞妃娘娘进行调查?”

“不行,不能这么做。”

沈离澈摇摇头,若是正式对钟美伦展开调查,这将会损及其父豫亲侯的名誉。

而且,若要逮捕贵族,则需要大理寺的文书。若是在没有大理寺院许可的情况下,即便身为王的权威蛮干,恐怕会遭致拥戴豫亲侯的贵族反弹。

因此,他们得找齐确切的证据不可。

“证据……要能支持对钟美伦启动调查的证据……”牧修杰嘟哝了一声后,又露出了一副无法理解的表情蹙着眉头说:

“现在我还是疑惑,既然王妃殿下对钟美伦的怀疑已经让她特地找人来盘问了,又怎么会这么轻易落入敌人的陷阱呢?就算对方谎称陛下您有什么意外,要将王妃殿下骗出来,若是没有精心设计,王妃殿下不见得会相信呀。”

他拿沈离澈和他的亲笔信当作举例。

“虽然有可能找人特地模仿陛下跟我的笔迹,但那种具有急迫性的情况下表现出来的文笔又不容易模仿。毕竟在那种情况下的字迹会变得很乱,我不认为璞妃娘娘有办法准备得来。这么一来,她所用的手段可能就不是信件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