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密探活动(1 / 3)

加入书签

话没出口,沈离澈终究还是把这股冲动咽了下去。他当然不希望沈黎佑知道太多,但没说出口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他觉得心有未甘,只是自己没有察觉而已。

”不过这情况实在很诡异……为什么没有王兄你跟那位内史令的亲笔信,还能让王妃如此深信你出了事,那东西大概有什么特殊意义吧?而且要让她一看就知道王兄你遇险了,所以这东西一定不容易伪造……”

沈黎佑绷起了一张脸,彷佛石像一般陷入沉思。

沈离澈在一旁等着,等着他的答案,同时也看看自己脑中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

“内史令!”

沉默良久的沈黎佑突然唤了牧修杰一声,因为他察觉到沈离澈身后,自始至终隐匿着自己的气息的牧修杰。

“你身上应该带着一个怀表没错吧?那个看起来非常昂贵的怀表。”

“沈黎佑?”

“可以拿出来让我看看吧?你不用站出来,就直接掏出来给我看就可以了。”

牧修杰看了看沈离澈,看到自己的主子点了头之后,一如往常地从怀里取出了他的怀表。

那是月璃国皇室产的小型机械式怀表,这类精密机械目前,也只有月璃皇家的几位工匠擅长加工。牧修杰很是珍惜这块怀表,对它灌注的感情好比他的恋人一般。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它太过珍贵……

只不过……这只怀表怎么了吗?

沈离澈的目光紧紧扣在牧修杰手中滴答作响的怀表上。一会儿之后,沈黎佑才开了口。

“……原来如此。”

他像是一具尸体死而复生一般又开始活动。

“是锁链。”

“什么?”

对沈黎佑突然说出的物品,沈离澈不仅疑惑的反问,目光也跟着移到怀表上不太引人关注的金色锁链上。

“是锁链!那只怀表要伪造并不容易,但要造出跟那只怀表一样的锁链并不困难。犯人将怀表的锁链交给王妃,这么一来就算不多说什么,她也会知道是这位内史令交给她的东西。”

一向不会为了什么小事情惊动的牧修杰,在听到沈黎佑的分析后,也蓦然倒吸了一口气。

“可、可是,为什么只有锁链……”

“犯人的脑袋很好,因为只要把锁链交给王妃,王妃就会解读成王兄你被抓了。这种情况就好像王兄你被囚禁在深山里的小木屋中,内史令勉强逃了出来,想藉助这只怀表的一节锁链将这件事传达给王妃知道。而王妃的反应就跟犯人设想的一样。”

牧修杰眯细了眼睛,“您说陛下被抓?”

“对,因为王妃殿下早已经对某个人起疑,所以就中了犯人设下的圈套。而犯人也知道王妃心里的疑念,所以加以利用……真是非常狡猾的家伙呀。这人恐怕受过训练。”

沈黎佑自言自语地道出他的判断,而牧修杰则接下去说:

“这么说,王妃殿下身边的侍女说过,之前有看到一只没有头的乌鸦尸体,但王妃殿下却没有对此感到惊讶,她觉得很奇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