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囚禁的地点(1 / 3)

加入书签

“然后你就相信了?你也真够笨的了。王兄,就是因为这样,像她这样死缠烂打的女人才会冒出来的。而你的理性不管再怎么坚定,吃了药会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就很难说了!要是她怀了身孕,你能像她说的一样,让她离开王宫回自己家里去吗?怎么想你当晚都应该离开才对。”

虽然沈黎佑说的每一句话仿佛都是对的,但沈离澈还是觉得自己很委屈,望向牧修杰寻求援助。

但这位内史令大人却也同样摆出了一副就是这么回事的表情,让沈离澈完全没有台阶可下。

接着牧修杰再若无其事地出言拉了沈离澈一把。

“不过沈黎佑殿下,璞妃娘娘身上不可能带着媚药的。因为要进入王寝室,就惯例上一定要先脱去衣服检查。而娘娘也检查过了……”

“晚上的安全戒备是由你负责的吧?你有发现房里面有什么异状吗?”

“没有!陛下喝了璞妃娘娘斟的酒,稍微交谈了几句之后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虽然我就待在他们身边,但中间隔了几层帷幔,所以陛下跟璞妃之间到底说了些什么,这点我就不知道了……”

牧修杰待在沈离澈身边的时候总会绷紧神经留意各种状况。如果连他都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异状,那应该就是没有了。

“……嗯……”

沈黎佑听了仍旧显露出一副无法认同的反应。

“我们到现在还是不知道这个钟美伦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不觉得她被王兄你甩掉了之后,会因此而自暴自弃地做出什么疯狂之举。而她若是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对王嫂出手,这又会刺激到紫岚。对于她想要掌握天晋权位的野心来说,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方法。若她纯粹只是想对豫亲侯家复仇的话,实在也没必要这么急于行事……

而且,我不觉得她跟家里的关系已经恶化到,需要让她把整个家族拖垮的地步。”

身为豫亲侯家千金的钟美伦,竟要毁掉自己的家族……这点不论从哪个角度思考都是非常诡异的事。毕竟若是为了这个目的,现在她必须让自己置身险境。虽然她被沈离澈甩了,但若说她掳走王妃是为了泄愤,这也未免做得太过火了。

“钟美伦身为侯府的千金,怎么会知道密探们是怎么使唤乌鸦的呢?如果是她的共犯告诉她的,那她又怎么得到一个如此精通这方面知识的人的帮助呢?

搞不懂……这件事情背后一定还有某个人在操弄。而且钟美伦这么做,一定有其他动机!”

就在沈黎佑再一次陷入沉思的时候……

“动机什么的根本无关紧要!”

沈离澈忽然在焦虑中大叫了一声。

“王兄……?”

“陛下?”

“那个女人的事根本就无关紧要!”

此时的沈离澈已经顾不得将自己内心的焦虑完全释放出来,双手紧紧地抓住眼前的铁栏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