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张 眼药水,毒药(1 / 3)

加入书签

云华在此稍微提高了音量。

“所以你就让他喝了某种药物,既不是酒,也不是媚药,更不是毒药或能让你怀孕的药物。因为你若是带着这种药在身上,在进寝殿之前就会被侍女长发现。

我一直都没想到,带在身上也不会遭到怀疑的药究竟是什么?虽然带有毒性,但算不上是毒药。直到我发现这种药在侍女之间非常流行!”

要是早一点想起来这些,自己应该就不会被抓了……

云华此时觉得非常后悔,明明当初自己在看到宫女使用时,自己还提醒了身边的侍女,到最后,却是就是这个不被自己在意的眼药水,成了掌控自己和沈离澈的关键。

云华定睛直视着眼前的两个人。

“药量少的话,可以带来像是颠茄一样的效果,让瞳孔放大。但侍女们把这种药带在身上并非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是为了减轻月事带来的腹痛……”

东茛菪,街坊药店卖的都是用水稀释过好几倍的,而在宫中的侍女们几乎都会用到这种药,主要是因为她们几乎都是站着工作。

健康的女人每个月都必须经历的痛楚,但这种疼痛若是持续一个星期,将近四分之一个月,其实是相当难受的。

然而,不论多么疼痛,鲜少有女性能毫无顾忌地将这种每个月必经的折磨挂在嘴边。

为了防范毒药暗杀,宫中基本上是禁止携带药品的。侍女们需要的话必须跟她们的总管申请,然后在管理药品的架子前面饮尽。这样的规定让她们不是每次月事都能仰赖药物,但若是痛起来却又难以忍受。

因此,她们开始私下流传抑制月事疼痛的方法。不知道是谁开始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在侍女们之间口耳相传着,随之传入了奈奈等人的耳中。

当时的情形恐怕应该是这样的,她的朋友告诉奈奈,如果携带的不是内服药,而是眼药的话,就算被抓到了也不至于被鞭打或被赶出宫。

接着让侍女们更觉得安心的是,每个侍女身上都有带这种药。而要是这种方式在宫里面被查禁,大家都会很麻烦,所以也没有人会说出去;就算看到有人带着,大家也都装作没有看到……

身上带着这种药是让每个侍女都难以启齿的事,却又每个人都需要。这点共同的利害关系在侍女之间产生一种乘在同一艘船上的同伴意识。

而冒牌的钟美伦娜就是利用这点,堂而皇之地携带稀释过的东莨菪药水。这样就算让她接受侍女的身体检查也可以将药水带进沈离澈寝室。

“你用烛火将药水的水分蒸发,并掺入陛下喝的酒杯之中。调和了蜂蜜的酒水,东莨菪的味道就不会被人察觉。”

“这不合逻辑呀。”

自始至终默默地听着云华说话的钟美伦这时忽然插嘴。

“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为什么陛下现在还活着呢?如果我对陛下使用了东莨菪,陛下早就驾崩了。”

“对,如果你的目的只是要杀死陛下的话。”

在云华的应声之中,钟美伦咬紧了自己的下唇。

“如你所说,如果你有那个意图,你随时都可以对陛下。但你却没这么做。因为你的目的不是要取陛下的性命,而是要获取——情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