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张 解毒(1 / 3)

加入书签

“那个女人想要成为你的侧妃,因此借由神殿学习取代了真正的钟小姐,并且煽动豫亲侯介入政治核心,一直爬到了这里。而接应她的人正是长虹神殿的司教楚暮。这个人应该是豫亲侯的私生子,你可以调查一下。”

沈离澈看了牧修杰一眼,得到牧修杰不发一语地点头回应。

“……钟美伦……是假冒的?那她真正的身分是……”

“……这点还不清楚。她的言行举止跟习惯与真正的钟美伦之间没有任何启人疑窦的地方。因为她本人并不是一个拥有强烈性格的人,说话也没有特别的腔调。她之所以跟真正的钟美伦如此相像,应该也是跟豫亲侯家有相当密切的血缘关系才对……”

云华带着急促的呼吸,脸上的汗珠越冒越多。

沈离澈摇摇头,将抱着云华的手又紧了紧,试图想要让云华不要在为这些伤神。

“这个人是谁都好,回去我就马上派人逮捕他!不管是那个司教,还是豫亲侯!我要把他们全部关进监牢里去……你就安心休息吧!”

“不行!”

云华的手一直到刚刚都没有任何反应跟动作,这时候却忽然抓紧了沈离澈的手。

也不知是不是药物的影响,云华的这一抓力道非常的大,圆润的指甲此时犹如利爪深深陷入到了沈离澈的血肉里。而他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安静的看着云华。

“不行!你不能逮捕她……”

云华用手撑着座椅上的坐垫,想勉强撑起自己的身子。同时她的一双眼睛也严厉地制止沈离澈方才的想法。

“你不能逮捕她……我们不能逮捕她。因为我们没有足以证明她犯罪的证据……”

“她把你掳走了呀!这已经够了!”

“不,不行。她知道我不是真的紫国公主……”

一直让自己保持平和的沈离澈,再听到这些时倒吸了一口气。而被云华抓住的手这时又更进一步传回了力道。

“沈离澈,你听我说,她之所以想成为你的宠妾,为的是从你的口中获取机密。她想要掌握你的把柄,并把这些秘密泄漏给支使她这么做的人。”

云华出人意料的发言让沈离澈脸色大变。

“你说她……想刺探我口中的情报?你是说是我透露给了她,关于你不是真正的紫泠箫的事吗?”

“……对,你很可能也被她下了药。她对你下的药量比我轻很多,可以让人变得兴奋,像喝醉酒一样什么话都说出来了。那是她当成眼药水带在身上的东莨菪药水。那是侍女们用来抑制腹痛的药水,因为大家都偷偷在用,所以就算进行搜身,大家也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离澈再一次倒吸了一口气!他从没想到搜身这个程序竟有这么大一个漏洞。

不过自己身为男性,这个女子间隐晦的问题终究不可能发现,当然,牧修杰也一样。

“原来如此,眼药呀……”

牧修杰察觉到自己的盲点,因而咋舌。

“我真是太大意了。没想到竟有这种方法。”

“不,内史令大人,这是没有办法的,是我的错。明明先前我已经怀疑过……但却没有早早察觉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