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张 解毒(2 / 3)

加入书签

云华伸手让掌心贴到自己的前额下缘,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她的脑袋昏沉沉的,不知道是否药效还有作用,肩膀开始大幅度地上下摆动。

“我们没有证据,就算逮捕她,这个问题也会被她化解掉的。还有她绑架我的事,因为她知道我不是真的紫国公主,所以她可以反推成是我欺骗陛下,所以她才这么做。而且如果她的背后,是紫岚国或者奥金国在操弄,那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所以现在对于此事,我们还没有应对的方法。”

“但也不能就这么放着这些家伙不管呀!”

“就算不管他们,他们也不会逃走的,沈离澈。”

云华像是探面的鱼儿一般,彷佛觉得呼吸困难而仰起了头。

“若是他们逃了,形同承认自己的罪行。而且大家都会起疑的。那个女人应该会找个听起来正当的理由,回到邺城去。在此之前,她都会堂堂正正地住在宫中……因为她若不待在我身边,就不能观察我的状况,并且向上回报了。所以在我死前,她不会逃走的……”

沈离澈愣住了,他从没想到云华口中竟会说出死亡这般不吉利的词汇。

“你、你少说这种蠢话!”

他忍不住大声嚷嚷,抱着云华的手都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

难道东莨菪真是如此强力的毒药吗?会逐渐侵蚀她的身体,夺走她的性命吗?而自己呢?

现在却只能待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看着她,而什么事也不能做吗?

云华的脸就近在沈离澈的面前,这时她的呼吸变得更为紊乱,她像是要抓破自己的皮肤似的,张开指尖撕扯着自己的喉咙。

“啊啊……又、又来了……白色的……”

“你怎么了,云华,你在说什么!”

“……不行,雾太浓了……什么都看不见了……沈离澈,拜托你!回宫后,一定要将我绑起来!然后不管我说什么,都不要介意!请让我一个人待着,不要侍女,不要管我。不管我怎么叫……我……啊!”

“云华!”

在沈离澈焦急的呼喊中,云华就像断了线的傀儡人偶,骤然晕厥,失去意识。

马车一路疾驰回到宫中,沈离澈便飞快地开始处理云华的问题。他为她准备了大量的水,以备她清醒时能够马上将药水吐出来,也安排了医师随时支援。

“请把我绑起来!只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里就好!”

虽然云华一再这么说,但作为她的丈夫,沈离澈怎么可能放着自己的妻子被毒晕了不管?更别说这一次磨难后,他对云华更是产生了那种无法言明的情愫。

两难中,他肯定不能按云华的吩咐将她绑起来,自己又不能时刻留守在云华的身边,只好让侍女们全部退下,留下牧修杰在一旁待命。

以前在他遇上什么状况的时候,云华总算表现的很是排拒让这里的医师治疗,以她的理由是:因为教会的医师,很多做法都已经落伍且仪式化。

这次回宫后,沈离澈索性将云华角楼里所有的解读药水全都搬了过来,再云华不断反覆地喝水、催吐中,这些药物也都随着水而饮尽之后,她便躺着一动也不动了。

云华比起谁都熟悉毒药相关的知识,而这一切的处置方式都是她的指示。沈离澈心想,现在听她的话应该是最妥善的做法吧。

他不理会木徐姐的反对,坚持陪在云华的身边,担忧的握着云华的手,思绪万千。

她被灌下的毒药,是叫做东莨菪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