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判若两人(1 / 3)

加入书签

“我不认识什么紫国公主,我也不知道什么叫紫泠箫的人。”

沈离澈的话并没有化解云华的戒心,反而在她的脸上露出明显的敌意,像只待宰的羔羊般缩在床角颤抖,神态间全是恐惧,只有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紧紧瞪视着对面的沈离澈。

“而且我也不认识你,这里是哪!”

这样的云华,不断揪痛沈离澈的心,甚至惊恐的发掘,面前的这个云华,少了平日的冷漠和坚强,已经不再是他所认识的云华。

“不要过来!”

望着沈离澈再一次又朝着这边逼近,云华就像一只被逼到墙角的猫咪一样,对着他大声威吓。

接着,那张脸上的表情随即纠结了起来,同时浑圆的泪珠自她的脸庞滚滚滑落。

“啊啊……他又把我丢下来了……他又骗了我!”

一席话,沈离澈只觉得心里好像突然塞了一团乱糟糟的东西进去,双眸锐利起来,平日蓬勃的活力立刻被一种煞气吞没。

“他又是谁,他骗了你什么?”

而现在的云华,满心都沉浸在被抛弃的悲痛中,根本没有意识到身前这个男人的变化,五官挤成一团,伸手揉着涨满水渍的眼睛揉了起来。

“太过分了!他明明就说不会再把我一个人丢下来的!呜………”

彷佛河水溃堤一般,洁儿失声痛哭。

“喂、别哭了!”

“为什么?就算你不好好对我那就算了,但你说过不会再把我丢下来的!呜……”

此时面对嚎啕大哭的女人,彷佛换了一个人似的,沈离澈看的整个人愣住了。

这人是谁……真的是那个总是在自己身边耳提面命的云华吗?

她真的还是那个平康坊外,将浑身是血的自己救回来,假冒自己的初恋情人而代嫁给他的那个如妖怪般强大的女人吗?

她冷静沉着,所有行径没有丝毫破绽,总是以不带感情的目光监视着自己。她可以一眼就看穿人心,但却没有人可以读出她的心思。好比懂得术法一样,令人闻之色变。

明知道这是自己和旁人对她的偏见,但却总会忍不住对她露出凶恶的一面,其实是因为他心里所想的事总会被她预先读出来。

不管自己说什么,她的回答总是让自己碰得一鼻子灰。不论遇上什么样的困难,她总能像搬动棋盘上的棋子般一派轻松地解决。

作为一个男人,沈离澈并不甘愿总是被这个女人给比下去,这让他觉得屈辱。但这其实不过就是拉不下脸的无聊问题,即便沈离澈知道,却又无法从这样的情绪反应中挣脱。他没有成熟到可以笑着拜托她帮忙,也没有幼稚天真到可以不顾这些面子问题靠近她。

她在自己面前所表现的强大,犹如一面墙,一面沈离澈非跨越不可的高墙。因为她总有一天会离他而去,她会跟自己的家人重逢。在灭掉了紫岚帝国之后,她就会离开他,回到她所爱的人身边去。

因此沈离澈不像总是这样依赖她,既不能对她敞开心房,亦不能靠她太近。因为若是靠她太近,那么当她离开,自己又该再去依靠谁?

可是……

沈离澈茫然望着眼前这个泣不成声的女人,一旦人长大了,就算要哭也不会哭出声音。因为哭泣总让人觉得是一件羞耻的事。

但她却没有这么做。她没有半分犹豫,不觉羞愧地嚎啕大哭,像个稚子一样。

她到底是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