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要挟(1 / 3)

加入书签

“其实她本来也是打算成为你的宠妾,而借机掌握大权。但既然这个目的没办法达成,她于是改用药物从你的口中偷取机密,把这些机密当作礼物,带回去献给指使她的人,所以才有了在宫中待一年的要求。想拿那些把柄威胁你的不是那个冒牌货,而是在她背后的人。”

“支使她的人……”

沈离澈嘴里跟着嘟囔,伸手抓起摆在眼前的一盘葡萄,摘下一颗连皮一起放进嘴里。

“在我们将这些弄清楚之前,要先知道这位钟小姐到底是谁。”

听到云华的看法,沈离澈和牧修杰也都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现在的钟美伦确定不是本人对吧?”

“是,她自己在言行表现上也有透露出这样的讯息。换句话说,她有自信我们找不到足以证明她这个假身分的证据。”

云华将之前意识朦胧的状态下对沈离澈说过的话,再重新以更详细的方式叙述一遍。

“除了意料外的豫亲侯夫人,她没有犯下任何致命的错误,也没有留下任何让我们可以查证的证据……”

“但豫亲侯夫人为什么可以察觉到自己的女儿被人取代了呢?”

“可能这就是母女连心吧!毕竟女儿是她生的,就是凭感觉发现不对……”

当他们两人讨论着冒牌的钟美伦时,云华则一个人专注地看着眼前的空碗沉思。

宫里的钟美伦时应该也跟楚暮一样,同是豫亲侯的私生子,所以她才能跟真正的钟小姐有想象的容貌。而她的动机一方面是因为有人指使,再来就是不满豫亲侯府对待她的方式,想向自己的家族复仇。

她跟同是被家人遗忘,只能活在阴暗处的楚暮结盟,共同策划了这次事件。而这个冒牌的钟美伦身后存在着一个庞大的权力组织,让她在复仇之余也向这个组织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情报。这就是她的使命。

可是,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太对劲……

云华在心里暗自摇头,她的推论一切都说得通。而以目前他们掌握到的情报,朝这个方向推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但,为什么呢?

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非常重要的线索,而且非常危险……

“对,她们长得实在太像了……”

云华嘟囔了一声,让听到的沈离澈和牧修杰转过头来将目光移到她的身上。

“你说什么?”

“我说,冒牌的钟美伦跟真正的钟小姐长得实在太像了。”

“可是说是说长得太相像,王妃殿下您也没见过真正的钟小姐不是吗?”

“……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