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权利的攀附(1 / 3)

加入书签

可是现在还没有结束!面对眼前一切的谜题,要把现在这个状况当成结果而感到安心还太早。

现在还必须绷紧神经,找出钟美伦的证据向她问罪。而为了这个目的,现在该做的事可是堆积如山。

“内史令大人,你刚刚说豫亲侯要求见陛下是吗?”

云华说完,木徐姐连忙点头。

“回王妃,是的。”

“那么这次接见豫亲侯,将可以看到一部份这些人具体的想法。我们先看看他们怎么说。豫亲侯应该会要求让他们在领地内设置军队,否则他会放行让紫岚的军队通过邺城外的宁武关关口,以此做为要胁。”

云华说话的同时目光始终紧紧扣在沈离澈身上。她害怕自己的视线摇晃,因而非常努力地维持自己的专注力。

其实身上的毒,药效还没有完全退掉,云华现在不但偶尔会觉得头晕,而且若是太长的距离,走起来脚步肯定会变得摇摇晃晃。

但现在可没时间去处理这个问题,她现在只想要如何保护沈离澈。就算自己暂时必须躺在床上,不能待在沈离澈身边,仍想为他做点什么。

她希望至少能够贡献一点她所拥有的智慧,帮沈离澈抵挡敌人攻击的臂力。而这些智慧可以让沈离澈当作武器,正面和那些满脑子权势跟私利的权贵们对决。

沈离澈点点头,“那我该怎么做呢?当然,我不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他们。”

“请你把给他们答覆的时间延后,可以的话多争取几天,因为在此之前我有件事情想确认一下。要揭露她的真正身分,得等我先确认了这件事情不可。”

“你可以揭露她的真正身分吗!”

云华的这句话肯定是出乎沈离澈的意料,让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办得到吗?需要怎么做?我们不是没有证据吗?”

“证据是没有。”

云华毫不犹豫地回答了沈离澈一连串的疑问。

“可是这些不是关键,因为就算我们有证据证明她是冒牌的,但我们却没查清楚她的真正身分,这么做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也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说到这时,云华的脑中忽然发出了一声像是泡泡涨破了似的声音,好似意识忽然清醒了一般,猛眨了眨眼睛。

搞不好,这个谜题可以解得开呀……

“陛下,时间差不多了。”

这时,牧修杰从身上取出金质怀表,小小声唤了一声自己的主子。日前已经排定上午要会见户部各官员进行财政方面的审查,如果不是有什么重大事故,作为王君的沈离澈是必须要参加的。

“我知道了。”

在牧修杰的催促之下,沈离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此时他瞪着房门,脸上的表情已经不是刚才垂头丧气的模样,他应该已经知道,门外有许多敌人正朝他靠过来。

云华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身为一国之君,在战场以外的地方也有很多仗要打。而各式各样的场合对他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场面,也是非常紧张的场面。

这样的情况会永远持续下去,直到他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