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权利的攀附(2 / 3)

加入书签

“陛下!”

这时候,云华忽然下意识地出声叫住了他。

沈离澈回过头的同时收起了那张紧绷的表情,眼神中流露出了对云华的关心。

“怎么了?”

“那、那个……昨天晚上……”

云华在回话的同时,难得地有些结巴。

昨晚自己被沈离澈抱回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又做了什么,完全像是一场梦一样渺茫,让她根本不能确定其中的真假。

但听侍女长荣玉兰说,昨天整个晚上都是沈离澈陪在她的身边,回想着脑内对昨晚片段的记忆,云华对此感到不安。

东莨菪是会让人产生强烈幻觉的药物,虽说她已经想办法吐掉大部分的药量,但昨晚她仍有可能因为幻觉而大闹了一场。而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身上也确实留有多处碰伤。因此昨晚她肯定就像只被抓进浴室洗澡的猫咪一样又吵又闹了好一阵子才对。

要是只有打闹那也还好……怕是怕我不知道有没有不小心说出什么话来……

特别是记忆最后的那个吻,让她感到羞怯又困惑,忍不住将双手贴到自己的脸颊上。

“没、没有啦,没事。”

结果云华还是没把话问出口,为了不让沈离澈起疑,云华赶紧思索着该怎么掩饰。

“那个……我想到我还没有跟你道谢呢,谢谢你……能来救我。”

“什么呀?是这个呀?”

沈离澈彷佛紧绷的情绪忽然松懈下来似的,肩膀也垂下来了。

“这件事情,本就是我应做的,不必放在心上。”

说话时沈离澈似乎显得有些不满,态度也有些冷淡。

“等面谈结束之后,我会要修杰跟回报,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接着,沈离澈便快步走出了云华的寝殿,牧修杰紧贴着沈离澈的影子跟着也出了房门。云华目送着他们出去之后便马上瘫坐在地上。

脑袋彷佛缺了一块重要区域似的,仍处在非常不安定的状况,甚至连指尖都还有点麻麻的。

虽然在沈离澈的面前佯装出自己已经完全康复,但若是真让医师来看,恐怕会要她在床上好好休息两个月吧。

叹了口气,云华正准备从地上站起来时,忽然注意到地毯上留下的脚印,刚刚正是沈离澈站在这里许久而留下的。

不自觉中,云华伸手沿着脚印的轮廓抚摸着地毯,大概是因为他的个子很高吧,所以脚印看着也很大,那是自己完全无法比拟的大小,是男人的脚掌大小。

……这是我应该做的。

脑海中回想着方才沈离澈的话语,他……确实是这么说的。

原来只是,义务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