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所谓良策(1 / 3)

加入书签

此时的她安静的站在钟文博的身边,依旧穿着清纯的粉红长裙,率直的眼眸带着些许羞怯,脉脉含情的望着上首位置的沈离澈,让人不敢相信,这样一个柔软的女子,竟然是假冒侯爵千金的他国间谍。

沈离澈的工作是要尽可能引诱她显露出足以暴露身分的线索,同时确认豫亲侯跟这名间谍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合作关系。

“陛下在上,作为陛下忠实的仆役,微臣钟文博在此谨向陛下请安。”

豫亲侯恭敬地对沈离澈行了一礼后,一旁的钟美伦也仿效其父的动作向沈离澈请安。今天这个场合,那只换作阿菊的黑猫,并没有一起带到这里来。

“百忙之中打扰陛下,承蒙陛下恩准,微臣不胜感激……”

“这种客套话就省了吧,就像你说的,现在为了某些事,我是忙得很。”

沈离澈意有所指的朝着钟美伦的方向瞥了一眼,眼见对方丝毫没有想要辩解的意图,审理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摆出高傲的姿态。总之,先听听对方怎么说。要不要答应是以后的事。在没弄清楚对方的意图之前,先出招未必有利。这点在战场上也是一样。

“既然陛下这么说,那微臣就直说了。”

钟文博先是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下,仿佛在脑海中思索要如何开口,随后张口说道。

“微臣听说王妃殿下身体微恙,很是担心。”

“嗯,毕竟现在养在宫里的毒蛇从笼子里被放出来了,想休息也没办法好好休息。”

沈离澈试探性地撂了一句语带讽刺的话,但豫亲侯却一愣一愣地眨了眨眼睛,看来有些惊讶。

“啊?毒蛇?这还真是不得了呀。”

他回话的语气听在沈离澈耳中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以前就有听说皇宫犹如魔窟,现在陛下这么说,看来果真如此,小女一个人待在宫中,微臣实在不太放心……”

“唉呀,父亲大人……”

钟美伦娇怯的喊了钟文博一声,答话时显得神态自若。

“陛下跟王妃殿下都对我很好呢。”

“那就好,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点呀!毕竟这里是皇宫,和家乡不一样,你还不熟悉嘛。”

豫亲侯的回话方式完全是个担心女儿碰上毒蛇被咬伤的父亲。

沈离澈一直在旁观察着豫亲侯的反应,见他根本没有听懂自己话中的含义,而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豫亲侯真的不知道前天晚上,他的这个冒牌货女儿干了什么事情吗?

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个冒牌的钟美伦和豫亲侯应该还没有合谋才对,只是这个女人在单方面的操控他。

而此时沈离澈几乎确信,这个冒牌货应该已经把自己的秘密跟王妃的秘密都透露给豫亲侯了。就算不需要告诉他对自己的事情,只要修饰成是自己喝了酒之后透露出来的消息,一切也就说得通了。

而这个冒牌的王侧妃肯定也会如此怂恿她的父亲:“我们知道陛下的秘密了,要是好好利用这点,成为天晋的一等侯,一人之下的地位应该也不是梦想……”

沈离澈正努力在脑海中整理目前自己所整理的思绪时,钟美伦此时又开口。

“讨厌啦,父亲大人,陛下只是用譬喻的方式在说有人混进了皇宫里面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