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可怕的敌人(1 / 3)

加入书签

“对他们来说,那些草原出身的粗鄙乡下人一个接着一个出仕,爬到更高的地位,甚至坐上皇室亲卫队的位置,他们早就恨得牙痒痒的了。但不管他们怎么贬低你,把你看做只会打仗的野孩子,你终究还是他们的君主。只有你可以赐给他们更高的地位跟更多的名誉,但你却不需要他们。

所以,他们若是想要得到更多的名誉跟更高的地位,一定得做些什么……”

“您所谓的做些什么,就是指这次的王侧妃事件吗?”

听到牧修杰的询问,云华微微点了头。

“我们的行事方式似乎太过急躁,强硬地推动十字大道建设计划、牵制苍生教等等,因而忽略了这些地方领主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他们内心的不满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一直不断累积……”

“但那些家伙有什么用?那群家伙的眼里就只有从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财产,从没有在战场上卖命!”

沈离澈大声反驳,他知道这些南方贵族全都只有一张嘴。他绝不是因为自己是草原出身的,所以特别偏袒草原民族。

而是当他起身反抗父亲的时候,最先加入他的阵营成为伙伴的,就是小时候跟他一起长大的草原民族的战士们。

南方的权贵们出面支援自己的人少之又少,但沈离澈也不是因为他没有从南方权贵的身上得到支援而怀恨在心。因为他们也没有理会先皇父曾经对他们的拢络。

面对王君的召唤,这些南方权贵总是假装生病或传递的讯息轶漏而无视。当胜败关系逐渐明朗的时候,他们才赶忙加入占有优势的一方。

这也许是他们的处世之道,沈离澈明明知道,却还是觉得看不惯。他不认为这种没有节操的臣子可以担任地方领主。

在沈离澈的心里,总有一天要将土地从他们手上要回来,并且将重要的领地分封给可以信赖的草原民族。

但他这样的想法,却已经让那些南方权贵们早早的察觉到了。

“您说的一点都没错,陛下,但您必须体察他们的焦虑。”

面对沈离澈的愤怒,云华一如往常地浇了他一盆冷水。

“我觉得作为一国之君,最麻烦的地方不是奖赏有能力的臣子,而是如何对待无能的那群人。因为这些人早已经习惯享受特权,对于自己的无能丝毫没有自觉,任凭自己沉浸在安逸之中。但现在摆在您眼前的棋盘上,就只有这些无能的棋子。”

“棋盘……这样啊。”

“不只是我国,不论哪个君主面前的棋盘都会摆着有用的棋子跟没有用的棋子。这些棋子要是随随便便舍弃掉,很可能会变成棋局对手手中的棋子。”

沈离澈听了点点头,“对,这是我的疏忽!我总是把目光放在大处,却忽略了自己脚下的地基……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嫉妒都是吞噬这种地基的害虫。”

他从牧修杰手上接过刚才交给云华的事迹备件和今日上呈来的折子,用手在整叠纸的纸面上拍了一下。

“这上面整理了列席我的即位周年庆典的诸侯名单,包含从各城镇召集的代表和工会等人,加一加将近千人,豫亲侯方面的要求是要让他们带兵列席在这些诸侯之中,他们想对其他人炫耀他们得到了特权,可以拥有自己的军队。”

这样的要求,连牧修杰都难以接受地皱起了眉头,“这还真是强人所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