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所谓的术法(1 / 3)

加入书签

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书信中陈词恳切的话语,云华怎么都想不明白,明明整件事情上,一直是自己忙前忙后的为他打点着一切,还要看着楚暮的脸色小心伺候,最后……怎么反倒让他主动为沈离澈献上了陈情书?

“其实陛下曾经一度到刑部大牢中探望国楚暮,两天之后,我就收到了这封陈情书。”

云华听得目瞪口呆,因为豫亲侯的事情,沈离澈最近可谓是异常的忙碌,怎么还会特地去一趟刑部的牢房探望楚暮呢……而且这两天来,还从未听他对自己提起过这件事。

关于这点,牧修杰请云华还是亲自去问沈离澈,于是让她爬出了堆积如山的公文堆,直朝着议政大厅中,供沈离澈休憩时待的中庭去了。

负责保护的近卫士兵不动声色地站在中庭入口附近,看到云华便即刻行了礼,接着让出一条路来。这么一看,沈离澈人肯定就待在这座庭园里面了。

“……陛下?”

一如牧修杰的提示,在中庭内,云华果然很是容易的就找到了沈离澈的身影。

舒爽宜人的季节已然造访这座庭院,四处可见开出各色花朵的植物,同时耳边也可听见微微的鸟鸣。去年秋季如地毯般铺满了地面的枯叶,过了一个冬天也都已经回归大地,新生的草苗正探头窥探这个世界。

云华在茂密的野蔷薇彼方找到熟悉的一双长靴,于是出声叫唤:

“沈离澈……”

长椅上的人并没有因为呼喊而有所回应,云华稍微思索了一会儿,走到沈离澈的头侧附近坐了下来。她才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熟悉,一会儿才想起来,她曾在这个地方和沈离澈起过争执,那时候她正掏出手帕,要帮他擦去沾到脸上的鸟粪。

其实当时就是因为钟美伦的问题弄得宫里有些不得安宁,也让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尴尬。

现在,宫里已经没有了所谓的璞妃娘娘,这么一来,沈离澈也不用再来回奔波于云华和侧妃的寝殿之间了……

然而,在这段时间里,沈离澈却没有再来过云华的寝殿。关于这件事,那些消息灵通的侍女说,沈离澈会将寝具搬进自己的书房睡觉,也会在牧修杰的房里喝得烂醉而眠,甚至将议政厅附近的柴房改装成他觉得舒服的地方……

看着沈离澈,就像个吃饱的孩子熟睡地发出鼾声。

这是她熟悉的脸庞,有着深邃的五官轮廓和一头深色的头发,脸上的肤色也因为长时间的练武,而晒成了漂亮的小麦色,加上一对没有任何防备微微张开的嘴唇。

这样毫无设防的样子,让云华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挪开,好似着了魔似的,心中赫然冒出一个想法。

要不要跟他,你要不要再回来跟我一起睡之类的……

这个想法才在云华的闹钟冒出的瞬间,她已发出一声羞愧的惨叫,赶忙甩动自己的脑袋。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样讲太不成体统了……

虽说自己跟沈离澈是夫妻,但由妻子对丈夫说出要不要一起睡,总是有点奇怪。

坐在沈离澈一旁的云华,一下脸红一下脸绿地非常忙碌。就在这时候,沈离澈发出了几声梦呓,接着忽然啪地睁开眼睛。

“……哇!”

身边不断转变脸色的人,惊得他猛然坐起身子,“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喔,那是因为……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