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泠萧公主(1 / 3)

加入书签

我也是你的女儿呀!

这般激动的情绪乘着血潮快速在她体内流窜着。

我也是你的女儿不是吗!我没有你给的名字,我从没有让你呼唤着我的名字,将我抱在怀里……但我们是血浓于水的亲人,我跟钟美伦一样都是从你的肚子里生下来的孩子呀!而且我还更早来到这个世上!

但你却只把她当成你的女儿!就因为双胞胎不吉利是自古流传下来的迷信、是贵族家的传统,所以你在怀孕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感觉到肚子里怀有两个孩子了,却把自己生下来的女儿当作从没有出生过吗!

虽然你有两个女儿,但对我来说母亲却只有你一个!所以我才会千里迢迢回到家里!就算这一切是为了成就灵域的阴谋,但只要我为陛下生下继承人,为豫亲侯府争取到了名誉,我以为你就会需要我了!

原来,无论我如何努力去做,也早已是被遗弃的孩子!

微微的憧憬要改变成强烈的杀意不需要多久时间,而豫亲侯夫人既然要不回女儿,便打算即刻进宫要求王主持公道。

既然你不爱我,你就不是我的母亲!

我所拥有的只有灵域,只有一凡哥哥,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真正的家人是人们最温暖最美丽的归处……这不过是我脑中的理想!我所做的一场梦!

阿菊冷酷无情地要求楚暮协助杀害豫亲侯夫人的计划。她一直到最后都不明白,母亲为何可以看穿她不是真正的钟美伦。但她心想,接下来也不会有机会开口问了。

城里若是出现可疑的尸体绝不是可喜之事,但这一切都还在阿菊的预期内。

灵域交付给她的任务依旧顺利进行,她没忘记要设法让身为王君的沈离澈喝下稀释过的东莨菪药水,从他口中问出了国家机密,并回报灵域。

她要问出所有可能得到的机密,并且设法让天晋的政体崩解。这是灵域的意志,也是托付灵域的客人祈求的结果;可以的话这种撕裂天晋政体的情况持续得越久越好,越巧妙越好。

然而,母亲死后阿菊一度以为危机解除,但新的难题却又再度出现。

天晋的王妃紫泠箫从前就对乌兰加投以怀疑的眼光,并且派出密探调查她。这点阿菊早就察觉到了。

紫泠箫拥有一个影子,野王安晏在暗地里替她办事。他是优秀的黑水军团密探。任由这个情况持续下去,也许真有一天阿菊跟灵域之间的牵连会被揭穿。

她早已从沈离澈口中得知紫泠箫王妃是紫岚送来的冒牌货,于是她马上改变计划,谋划了一场戏。

王妃因为嫉妒而发狂,奔出皇宫,却不幸地遭到盗贼拦路袭击,因而就此失踪……

阿菊让冒充紫泠箫的云华喝下了和沈离澈同样的一种药,想问出她的真实身分,然后杀了她。之后再将现场布置成遭强盗袭击而遇刺的情况也不迟。

然而,云华脱口说出的内容却充满了冲击性,这内容太过耸动,因此阿菊决定忘掉有关她这个人最重要的情报,她真正的名字。

这人到底是谁?来自何方?又为何而存在于这个世上……这位和阿菊同样取代他人身分而活的天晋王妃竟非游魂,她也不是出自灵域的同胞姊妹。

这人到底和紫岚国的公主相像到什么程度?

这次,自己能以一凡哥哥亲人的名义而特准进入紫岚皇宫,这是只有极少数非相关人士能够踏入的内宫深处,阿菊踩进了这座宫殿,心里雀跃无比。

结果,她没能让天晋国的政局分裂而崩解,她的计划在最后的紧要关头被那个冒牌的王妃和呆头王化解了。她没想到当时下的药量竟然无法置云华于死地,也没想到这个天晋的王君竟有这种程度的能耐。老实说,她真的非常惊讶。

那两人之间有着他们无法想像的深厚羁绊,也因为有这样稳固的羁绊,他们才能协力化解这次天晋国面临的危机。

真是讽刺啊,没想到紫岚送入天晋的冒牌公主竟成了威胁他们的最大敌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