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泠萧公主(2 / 3)

加入书签

至于阿菊最感兴趣的,还是真正的紫泠箫心里究竟怎么想。据说在天晋王君沈离澈被送来紫岚当作人质的时候,这位公主和他是青梅竹马的玩伴。

他们甚至私下已互许了婚约,但数年之后,当沈离澈成功自父亲手中夺去了王位,依约前来迎接这位恋人时,她为何会对此感到嫌恶?还是她其实是想跟沈离澈一起走,但是她的父亲紫瑾瑜不能认同她爱上了天晋王君这件事……

我想亲眼看看这位公主,看到她,我就可以知道那个冒牌货跟这位公主究竟有多么相像了。这么一来,我就可以知道她的真正身分;同时也可以推测出,她不过是一个娼妇所生的女儿,却为何会拥有如此丰厚的知识……

一凡哥哥说的,阿菊的复仇已经大致结束。豫亲侯的人免不了受到申诫处分,而面对这个不打算接纳她的家族,阿菊也没有任何留恋。

她现在只对泠箫公主……还有那个女人感兴趣。

“美丽的公主殿下,您忠实的仆人卫千羽参见。”

卫千羽感受到,在一座设计宛如精致鸟笼般的凉亭中有人在活动的气息,即刻屈膝跪地。这里离凉亭还有一段距离,然而他选择在这时候下跪,代表凉亭里的人身分非常尊贵;若是贸然靠近,也许会因为亵渎的罪名而被斩首。

阿菊虽然没听见声音,但也跟着拉起裙摆,双手交叠跪了下来。

“……过来吧。”

凉亭那头传来了应许的叫唤声,阿菊一时之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这人的声音无论音质或音频高低都和那个女人一样。她和凉亭中的人有同样的容貌,因此骨架应该也非常相似;虽然声音不见得不一样,可是……

阿菊跟在卫千羽身后走向紫泠箫所在的凉亭,这座凉亭中摆设的石椅,一名男子坐在石椅上,正背对着他们在面前的石桌上,专注的画纸上勾画。

大概他就是一凡哥哥提到过的,公主比较重视的那位画师吧。

这位画师外貌看起来非常年轻,年纪大约二十岁左右。以一位能够得到公主的青睐,可以出入这座宫殿的男子来说有点太过年轻。因此他肯定是某个知名工坊的超级新人,或者是近期内风靡了贵族圈的其中一位天才画师吧。

泠箫公主从沾着露水的草木中摘下了心仪的花朵,和小鸟一同歌唱。而青年画师一手专注地拿笔为她描绘肖像,另一手则捧着素烧制成的陶瓷调色盘。

这时候,泠箫公主开了口:“好久没见你来了,另外一位也请把头抬起来吧,在这里不需要感觉到拘束。”

她的声音像是清风拂过的铃铛让人悦耳,阿菊缓缓抬起头,近距离注视着这位公主的容貌。

阿菊这回已经不再觉得惊讶了,因为眼前的泠箫公主,容貌正如她所猜想的,和那个破坏掉她设局阴谋的冒牌公主一模一样。

没想到真的是如此相像,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人……

与其说相像,不如说紫泠箫和云华之间存在着深厚的血缘关系。

“呀,没想到这里竟有山葡萄成熟了,好像很好吃呢。”

这位公主明明就站在一名年轻男子的身边,却似乎当他全然不存在似的,伸手摘下一颗庭园中的葡萄便放入了口中。

“好好吃喔。”

她……看起来就好像一只美丽的鸟儿摘下树上的果实似的……

阿菊彷佛正目睹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一般,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位紫国第一公主。

忽然间,对方似乎感受到了她的视线,因而转头过来,一双眼眸和她目光交会,同时展露了如蒲公英迎风飘散般的轻盈微笑。

“千羽的朋友,你不要觉得惊讶,自打出生以来,我就只能吃长在这里的东西,只能吃活着的东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