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奥金国的父子(1 / 3)

加入书签

天晋王君的继位庆典风波,和短短一年来天晋的改变,让周遭的国家都开始对这个不断崛起的国家虎视眈眈起来。

除了紫岚国外,因为奥金佣兵居然被天晋皇室所雇佣的事情,也让奥金的皇帝金箔王很是恼怒。

在早膳食得知此事后,几乎将面前的食物当做了的对象。

“可恶可恶,只不过只是紫岚国一个小小属国,一个野蛮的草原乡巴佬,现在竟然如此放肆,惹到老子的头上来!”

鲜于羿宏一边用着筷子用力的戳着盘中已被他捣得稀巴烂的水果泥,一边粗鲁的痛骂着。

“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除了野马之外什么都没有的山中小国,现在竟然嚣张地大肆修整驿道!”

“是贯穿天晋的十字大道,好像是想把周遭各国的商人们吸引到燕都去。我听说,听说王君沈离澈也从苍生教会勒索了大笔资金。”

回应鲜于羿宏的是一个冷淡的声音,与鲜于羿宏的粗鲁不同,此刻他正坐在金箔王的对面,优雅的剥着橘子皮,俊秀的容貌看着不大,但容貌却与这位金箔王很少相似。

而且他的肌肤也很白皙,以拥有褐色肌肤的铁之民族奥金帝国的人来说,少年简直是个异类。

“妈的,当初老子就想修建连通他国的驿道,却被蒋璞瑜这个抠门因为需要花费太多资金,而搁置了!”

“那是因为以我们的财政状况,建造这座金碧辉煌的皇宫就费尽全力了。”

少年冰冷的话语仿佛提醒着鲜于羿宏造成这样后果的最扩祸首是谁。

“把皇宫装饰得金光闪闪,跟要求贵族割让领地以便让道路通过,这两者的费用有天壤之别。不管从哪边通过,贵族们都会有怨言,光是其中的斡旋就让人无力啊。在这一点上,这座皇宫本就是我的东西,要把弄得金光闪闪没什么难的。”

鲜于羿宏嘴上这么豪放,但心中因此事而产生了不小的震动,这样的一个壮举,就是连以大胆出名的他都因此而退缩不前的大型工事,一个小小的天晋王君如今却做到了。

“接下来,竟然还要改革农地?在那个像岩漠一样的北方土地上,他到底想种什么东西啊?”

天晋原本就因为南方几个靠海的城镇,因出产的优质珍珠而繁荣起来。到了现在,这些珍珠依然会通过横越大陆北部的道路,送到饰品之国阅历帝国的都城加工。

一路上,完全是将奥金国完全排除在外,再加上沈离澈接二连三提出金箔王最拿手的惊人改革。当焦点被抢走时,也难怪最喜欢出风头的他会火冒三丈。

自古以来,奥金国就是由铁带来政治强盛,因铁而得到商业繁荣的国家。尤其是首都卡班,它本来就是个因钢铁之城而繁盛的古都。

铁使都市繁荣,并使其强盛。

若要问为什么,那是因为铁很容易取得,能以低成本制造武器及战车。因为这个缘故,奥金帝国早早便成为大陆是都军事强国,也本着男儿当如铁的训诫,将奥金的男儿都培育成铁匠、铁矿商或是像铁般的战士。

在近几十年中,月璃经过两代帝王对工匠的改革,竟然超越了奥金,一跃成为各国的新宠。特别是自从始终这种精密仪器从月璃诞生后,除了巧手的月璃人外,其他人都无法成功的制作时钟。

而奥金国虽然铁矿富裕,但铁矿存量邮箱,比起铁矿,南方国都的胡椒,优质海盐,和来自东大陆的各种纺织品和瓷器等等的崛起,买卖价格都比铁矿高了许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