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张 酒馆内的赌局(1 / 3)

加入书签

太阳下山后,全燕都城的赌场会举行好几次赌上全部财产的赌局。所以夜晚才是赌博庆典的醍醐味所在,因为赌博庆典正如其字面上的文字所示,是个大人的祭典。

在这之中,沈离澈带着火冒三丈的情绪快步行走。

可恶,浪费了无谓的时间,自己今天的目的明明是要寻找比武大会的伙伴啊!

不只是赌博庆典,在祭典期间举办的比武大会大多是两人一组的搭档竞赛,所以没有搭档的沈离澈必须尽快找到另一位搭档,之前他也试过说服牧修杰,但是被已经立誓不再拿剑的他冷淡地拒绝了。

可是牧修杰不在就意味着没有钱包!幸运地,他似乎能够免于饿死,剩下的就是要变卖物品以得到参加比赛的报名费,还有寻找伙伴。反正到明天早上就能搞清楚自己身处何方,今晚就好好享受祭典,在城中度过一夜也不错。

他跟路过的少女买了下酒菜,填饱肚子后他觉得神清气爽,于是一边哼着歌,一边移动脚步走向聚集许多赌博酒店的酒鬼小路。

过没多久,沈离澈转进一条小路,路上排列着好几家挂着招牌的店家。就算隔着面具,也能清楚看见男人们喝过酒后的通红脸颊。衣襟微微敞开的少女们端着醇香的酒水在店中穿梭来去,客人敲着空盘呼叫侍者,熟悉的景象映入沈离澈眼中。

为什么刚才那么轻易就迷路了呢?沈离澈非常讶异,明明回程如此容易,那时候却像闯进深邃的森林里一样,完全迷失了方向。

一定是因为他肚子太饿,所以眼花了吧……

单纯的沈离澈并没有深入探讨,就此下了结论。没错,一定是这样。

看见醒目的酒馆招牌,沈离澈四处张望。在这种酒馆密集的地区,肯定会聚集着几个典当商。为了让付不出酒钱的客人能把抵押在酒馆的物品立刻变现,他们大多都在酒店附近徘徊。

从前他还是质子的时候,时常偷偷将紫岚皇宫中的银质烛台或筷子带出去,一点一点地变卖,揽下游玩资金,沈离澈突然觉得很怀念那段时光。

“你这家伙,竟然敢愚弄本大爷!”

铿啷铿啷,伴随着投掷餐具的巨大声响,酒馆中突然传出男人的怒吼。

怎么,有人在里面打架吗?

沈离澈往里面一看,确实有两个在险峻的气氛中互瞪的男人。

其中一人是位头上戴着公牛角面具的强壮男子。或许是佣兵吧?男子背着一把从外观看来颇具重量的长剑。

另一人则是一名战斗魔神打扮的高大战士,滑顺的黑发在额前垂下,脑后的头发则随意地高高绑起。比什么都还吸引人目光的,是他背负的武器。

咋看下,沈离澈只觉得自己仿佛曾经在哪里见过他,但更吸引沈离澈注意的,不是那张似曾相识的脸,而是魔神打扮的男人,用的是有一人高的大斧。

这样巨大的斧头最轻也要有一个人那么重,而且从斧柄长度来看,那是骑兵用斧,而且还是单手斧。也就是说,那个男人是骑兵啊。竟然有人会在战场上用力挥舞那种怪物般的武器……

即使在骑兵之中,战斧骑兵也是以高杀伤能力闻名的兵种之一。因为要是被一斧砍中头部的话,就回天乏术了。然而,斧头的重量令人难以运用自如,加上近来修习长剑在武者之间极为风行,使得战斧的战斗方式被认为十分野蛮,有受到蔑视的倾向。

沈离澈目不转睛地看着战斗魔神!他长得很高,虽然不及牧修杰,不过应该比自己高一点吧。还有那对跟他的武器一样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睛,不是因为眼睛很大,而是因为那锐利的视线,简直就像研磨过头的刀。

那对扬起的细长眼眸光是瞪视着对方,就能成功向对方投去看不见的刀刃。拜此之赐,明明还没开口说出任何一句话,对方已经有些畏缩了。如果是较软弱的人,光是看他把脸对着自己,就会误以为自己受到激烈的攻击了吧。简单来说,那张脸就是这么可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