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候选人(1 / 2)

加入书签

那是……云华抬头望向前方,可以看到正前方有面很大的旗子,上面画着脸谱与喇叭的图样,用古老的书写体写着“雅和剧团”。

“记得奈奈好像说过,她很喜欢的某个梨园弟子就在这个剧团……”

仔细看向周遭,可以看见入口处贴满花俏的演出告示,剧团门口的小二正拼命地向过路来往的行人推销与剧团有团的手巾跟节目牌等小东西。

商品中也有之前引发教会新税问题的卡牌,绘有各种图案及文字的图卡的确制作得很精美,足以激起年轻女孩的购买欲。

云华不自觉地忘记自己是被人叫进来的,聚精会神地观察剧团大门两侧摆放的商品架。

“来,是这边喔。这里也有好玩的东西!”

那孩子又被扯着云华的袖子带着她往里面走,云华完全没有抵抗,默默跟随扮成雪之女神的孩子前行,并隐约猜得到是谁在找她。

云华随着孩子走在铺着地毯的阶梯,来到二楼的贵宾席,正下方是空荡荡的观众席。长椅排得非常整齐,呈扇形排成三排,前方的中心就是戏台。现在似乎刚好在午场演出时间与晚场之间的空档,吊灯上的蜡烛全都被换了下来,非演出的幕后人员拿着各种舞台道具和乐器在下方走来走去。

而戏台上已经被人布置的非常华丽,人造的星星、从天花板垂下来的数条绳索、还有新月造型的高空秋千……依稀记得奈奈说过,她喜欢的那位红牌伶优总会在他的节目中,乘着秋千出现在观众的视线中。

对于舞台和那些伶优,云华一直是保持着对其的尊重的,无论是那个时代,这个地方每日都造就着不可思议的一幕。

时间一到,就会像被施了魔法一样,那个木制的朴素空间会瞬间改变容貌。按照音乐及脚本所示,那里会变成王族们喧哗吵嚷的王座之厅,有时会变成城里的大道,有时候又会变成魔物们跋扈横行的魔界。现在正于剧场外所举办的祭典盛况,时常在这里上演。

“剧团的伶优就好似会术法的术士一样,光是站在那里,就能把我们带往异界。你不这么认为吗?”

即使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云华也没有回头。她动也不动,手放在看台扶手上,继续凝望着正在进行准备工作的舞台。

她早就猜到将自己带到这里的人,会是他。

那个雪之女神的孩子故意看着云华说不会笑的面具,但是自己现在戴的是只遮住半张脸的面具,并没有遮住口唇。

“真没想到奈奈和你竟然会是兄妹……上次,也多谢你!”

身后悄然无声出现的男人,对于云华的道谢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表情,或许是因为因为他脸上罩着的面罩,露出的一只眼睛,只是微微闪烁了片刻又重新归于平静。

“……准确说……其实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至此,云华第一次回头看向身后的安晏,不知何时,他无声无息地坐在那里,坐在八成是让有钱贵宾坐的铺垫长椅上。

他穿的不是平常的装扮。虽然同样是一身黑,但配合赌博庆典,他也作了变装。那是黑暗之王的打扮。

黑暗之王是在人们的口耳相传所流传下的神话里,最古老的神职之一。头上长着两只公羊角,肩上有黑色羽翼,诞生自人类腹中的冥王。

云华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他跟平常一样戴着覆盖住整张脸的面具,所以看不到他的表情,这使他看起来更像非人的存在。

为什么今日安晏穿上这个装扮,她就会觉得死亡好像正在接近自己呢?

“你为什么选择这个地点?”

“我跟这个剧团是老交情了,团员中也有黑水军的成员。毕竟两者之间只有在舞台上演戏,或是在外面演戏的差别啦。”

安晏用他平常玩笑般的语气说道。

“而且几乎所有的伶优背后都有有力的金主!若想挖出情报,在酒酣耳热时是最方便的。就像这样,我们会隐身在各式各样的地方,像是娼馆或医馆,有时候也会成为医师的助手。就算不用术法,我们也能化身为任何人。”

像现在这样与他站在一起,云华才发现安晏长得很高。他比沈离澈跟牧修杰都还高一点。每当他穿全身黑站在身边,看起来就像白天较长时的长长影子,云华一直暗自这么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