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英勋的邀请(1 / 4)

加入书签

“不,我还有事情想拜托你。虽然这个委托可能比之前还要更麻烦一点……”

“哦?”

在面具后方,安晏的眼里闪现饶富兴味的光芒。他的视线就好像在期待云华会使出多大的谋略,还有接下来八成会发生的两国争端。

现在最理想的方法是证明那位候选人没资格成为南塞领主。但是他只是十七岁,又常年待在佣兵团内,恐怕没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吧。那么,得想出其他方法才行……需要一个就算拒绝也不会产生争端的理由。

脑中高速运转过后,云华委托安晏去做一件事。

“……原来如此,我了解了。”

安晏很干脆地答应云华的委托,“反正团里的那些家伙在这个祭典里也不会干正经事,只想把一整年赚到的钱花个精光。而在紫岚捣乱的工作也是到秋天才开始,在那之前,我就帮忙你搞搞阴谋吧。”

安晏如此暗示云华他所领导的佣兵团,现在正在休整中。不过他们主要的活动范围在紫岚国西部,也不是像狼酒军团那种受到严格军律管束的集团。

即使同样是佣兵团,各团的水准落差也很大。有些只是群众的盗贼自称佣兵团,也有的团体会成为像狼酒军那样比较正规的军团。前者是完全不可信赖的家伙,后者则不同。

黑水军其实是比较接近前者的无赖集团,不过只要他们的首领还是安晏,云华就能信任他们。这只是云华的直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会把不利自己的情报卖给他人。

哥哥说,他因为您才捡回了一条命。

奈奈挺身而出,从那个假冒的钟美伦手中保护了自己时,她无意间说出这句话。

不是因为教会审判的那次,而是还有一次救命之恩,而云华却丝毫没有印象,或许,这只是属于小云华和安晏之间的秘密了。

眼前突然亮起,原来是舞台上的吊灯已经被人点亮。

舞台的布幕即将拉开,正在观众席另一侧喝酒等待的客人们,大概会在呼唤的铃声响起。

“安晏。”

很意外地,云华叫住他,正要如往常一样无声离去的安晏立刻停下脚步。

“怎么?还有别的委托吗?”

“不……”

以前的自己,真的曾经救过你的性命吗?

但是云华犹豫着是否该说出口,她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她也确信,应该还有其他机会能跟安晏谈论此事。

在那之前,没必要特地提起这件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