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难以预料的未来(1 / 3)

加入书签

牧修杰凝视着沈离澈真挚的侧脸,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到丝毫虚伪或敷衍。

“我不知道到底是哪位神灵实现了我的愿望,也没办法请神灵出示证明。但是云华没有死,我成功救了她,所以就必须支付代价给应允我愿望的神。”

在这张脸上,完全看不到说着想参加比赛时的天真表情,也看不到说任性话时的孩子气面孔。有的只是与神明对峙、一个真挚男子的决心!

啊,他是打算将供品献给神啊。

牧修杰暗自理解到这点!有别于他那重视现实的思考模式以及外表,沈离澈其实是个重视与古代诸神的约定和典礼仪式的人,这点牧修杰也很清楚。

他在草原上度过幼年时光,听说养育他的殷鸿长老是个被称作草原勇者的男人,也在年幼的沈离澈心中奠定下目前已逐渐消失的自然神信仰。

一定要遵守与诸神定下的誓言,得到过多的庇佑时,就一定要献上供品回报,否则古神会作祟,因为祂们非常痛恨被无视。

沈离澈会那么厌恶苍生教这个宗教组织,也是因为这个新兴宗教驱逐了长久在草原上扎根的古老本地诸神。

沈离澈恐怕是从宫中的医师们口中听到云华所服的毒药与病状的报告,深切感受到她的获救近乎奇迹,然后他将此解释为古老诸神应允了他的祈祷。

对于拯救性命的谢礼,绝非新神殿或金银财宝,他要献上自己所能得到的最大功绩。

为此,商业能力差打算献上与赌博庆典相衬的、由自己亲手摘下的胜利。他能亲手得到的最大的东西,并且也是沈离澈自己很重视的东西。

那就是胜利!

“所以您就想献上比武大会的冠军吗?”

唉……

牧修杰叹了口气,沈离澈大概以为自己受到责备,他不悦地别过脸去,口中嘟哝着。

“有、有什么办法,那个瞬间我祈求的对象是胜利女神啊。要回报女神,又要是我个人能以自力达成的事项,就只有靠自己取得比武大会的胜利了。天晋的国库可没有闲钱能浪费在盖寺院上,这么一来……”

“这个嘛,嗯,也对……”

牧修杰用像在忍耐头痛的姿势伸指按住额头!与诸神的誓言是神圣的,所以要是沈离澈真的在神面前发誓了,确实会产生非完成不可的义务。

然而,就算如此,王君本人老老实实地参加比武大会,与斗神打赌,总觉得也不太好……

唉,算了!反正表面上陛下并不在城里,王妃殿下不可能会发现。

听说奥金国的使者是位说话慢吞吞的人,既然会派遣这样的人过来,奥金国应该就没有打算摆出强硬态度吧。那么比起冒失地让陛下留在王城接待他,让他苦等对我们会更有利。

距离还有三天的时间,只要他充分享受过比武大会的乐趣后,在大臣们面前摆出若无其事的脸,回到政务之中就可以了……

牧修杰频频告诉自己,虽然有一半像在自我催眠,但是不这么做的话,他没有自信能看着眼前完全融入一群粗人之中、还兴高采烈的沈离澈而默不作声。

再怎么说,这样的沈离澈看起来就像只是个为了测试实力,从佣兵团来到这里的年轻挑战者。

“喂,英勋,我在这!让你久等了,走,一起去看下个对手的比赛吧。”

“在那之前先吃午饭。”

“真是的,你还要吃啊?刚刚吃了堆积如山的油炸饼的人又是谁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