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七分水头的绿翠(1 / 2)

加入书签

尤小梨斜了眼咖啡厅的大门,颂帕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连半匹毛都见不着,耳边听着谭水的话,顿觉不得劲儿。

“叫我祖宗也没用。给你五分钟调出颂帕的即时动态,要是锁定不了关键人,你就等着六月审核哭吧。浮工坊的终罚在冲你挥手。”,她冷笑两声,不留情的掐了电话。

独留下谭水一人那边风中凌乱,只差没当场昏厥。

想起L近乎绝情的指令,谭水立马从噩梦中警醒过来,赶紧掏出同款键盘,边给老大打电话,边疯狂检索关于颂帕的一切消息。

不出三分钟,尤小梨就接到了工坊老大浮金的电话,他那边正是黑夜,手捧着清茶眺望着繁华的街景,语气中带着点无奈。

“谭水就是小孩性子,你咋还跟他置上气了?”

尤小梨摸出耳机带上,切换了滋滋的电流音,语气有点冷,“他还给你告状了?都多少年了,这毛病怎么一点都没改?”

浮金起身靠近栏杆微躺,喝了口清茶后,神色自若,“谭水的常规操作,你不也欺负他这么多年了啊?”

她寻了处僻静的角落,靠在墙边听着浮金讲话,冷然的脸色有了片刻的缓释,顿了顿,“活该他不长记性,这么多年也没半点长进,五分钟的时限都多了……先不说了,他好像发文件过来了。”

匆忙挂断电话,那头的浮金看了定时手表,发现离限定的五分钟还快了一秒,不由地轻笑出声。

暗叹,能制住谭水的,还真只有L这种说一不二的性子了。

“L,我踩线完成的,终罚什么的,就别让我去了吧?”,谭水重新接通连线,说话时还有点喘,显然是心有余悸的。

他等待了半晌,电话那头没有半点响动,不由让他为自己捏了把汗,忙扯嗓子喊了声,“L,你还在吗?”

浅浅的呼吸声没有变速,这让谭水越发不安,刚想要咬牙顶下惩罚时,那头的尤小梨蓦地轻笑出声,她已经看完了厚厚的文件,“这次速度还行,你暂时安全了。”

滋滋的电流声听不出男女,却让谭水收到了莫大的鼓舞,他蓦地眼睛一亮,听出了她的兴致,“L,你是不是盯上了什么好玩的事?能不能让我也来?”

谭水早就把南亚逛了个遍,起初的采风新鲜劲儿早没了,现在巴不得找点乐子。

“我看情况。”,尤小梨收回看文件的视线,托着下巴想了想,“你要是采风结束了,就来趟缅甸吧,公盘结束我来见你。”

一听说要面基,谭水立马就来劲儿了,他点头如小鸡啄米,挂了电话的第一时间,就是替自己

定机票。

要知道,他在工坊呆了这么多年,除了在网络上与L能有联系外,在生活里简直就是查无此人。

所以,他很想看看,让老大浮金都拜服的L,到底是多么厉害的角色!

将资料存在手机里,尤小梨隐匿掉了IP后,转身回了居住的酒店。

“三哥,小道消息说冯总私下见了人,会不会是玉祥记的幕后老板公子离啊?”

还没进门,就被推门而出的傅骁撞了个正着。

“可能是吧。”,傅禹沉晚他一步,漫不经心抱着西服外套,不自觉抬头见她时,神色有些顿,“夫人,你去哪儿了?”

尤小梨晃了下左手拎着的便利袋,笑得明艳,“睡不着,去楼下买了些零食回来追剧。”

傅骁循声看过去,发现尽是些坚果薯片什么的,不由地皱了皱眉,“你这个口味不太好吃,应该买青柠味的。

“夫人,给我看看。”,傅禹沉蹙眉,伸手将一袋零食接了过来,转身就交给夜灵,“盯好太太,垃圾食品不利于她伤口的恢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