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贼(1 / 2)

加入书签

“你搁这儿叫谁小妹妹?”,夜灵被男人的态度惹恼,撸起袖子就要冲过去。

尤小梨伸出左手拦住了夜灵,睨了眼刺头的男人,眸光里带着点笑意,她似乎不甚在意,“我说我的,你听你的,互不相干有什么关系?”

男人带着黑框眼镜,体态瞧着有点肥硕,脖颈上还挂着个工作牌,挎着脸讥笑,“达令,你看这还是个残疾人,现在缅甸公盘入场条件都这么低了?什么阿猫阿狗也能进来。”

他作势揽住花裙女人的腰,逗得女人笑得花枝乱颤,不由轻蔑地扫视尤小梨,“可不是?瞧那穿的寒酸劲儿,别是偷混进来的贼吧?”

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却比不得尤小梨天姿出众,自然心里是不畅快的,抓着她那身看不出牌子的衣服,就开始人身攻击。

“我瞅着像……你有邀请函吗,小妹妹?”,眼镜男讥笑更甚,走到尤小梨的身边。

夜灵咬着牙要打他们,却被尤小梨提前拦下,她目光淡漠,摇头示意后转身就要走。

她之前答应过老大,不会在缅甸公盘上不惹事。

“站住!你往哪儿走?”,花裙女见她离去,立马就急了,抬手抓到了她受伤的右手,一脸叫嚣,“我就看你装,都什么年代了,还搁这儿玩打石膏装残疾博同情的做法呢?”

“松开。”,尤小梨侧身而立,面无表情看着女人的脸,声音是彻骨的寒。

“我不放,你还能狗急跳墙不成?”,女人暗嘲两声,使了狠劲儿,五指死命扣着她的前臂,往前一拽。

蓦地让纱布上渗出猩红的血迹,似红梅落雪般,触目惊心。

花裙女感受到指尖传递的温热,低头看见染手的红,霎时懵在了原地,“真的有血……”

她踉跄两步,刚要往后退,就被夜灵一手拎住了领子,怒不可诉地狠狠揍了一拳,刹那涌出鲜血,掉了一颗牙。

“你、你敢打我?”,花裙女不可思议地瞪夜灵,恨意却是涌向尤小梨,咬牙痛恨,“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对面的尤小梨垂眸,垂立着受伤的右臂,嘴边勾起了淡然的弧度,“我不关心你是谁,也不关心你会不会放过我。”

“你来挑事,就怪不得我了。”玉白的左手缠绕着纱布,她蓦地抬起眸子,抬腿就是狠厉的一脚,顿时将花裙女踹倒在地,疼的对方直叫唤。

眼镜男可没想过尤小梨这么刚,敢在缅甸公盘动手打人,立马就急了眼,“你敢在缅甸公盘闹事,老子要让你牢底坐穿!网安处的人来了,你绝对死定了!”

尤小梨似笑非笑的,款步靠近眼镜男,眸底的冷意多了几分嗜血的味道,“是吗?那我还真是期待。在我‘死定’之前,你还是先顾虑下自己。”

“你什么意思……啊!”,眼镜男布满惶恐,还没回过劲儿,就被她狠然地脱臼了手臂。

锥心的痛让他发出了猪叫声,也顺势吸引了大厅另外一边的侧目。

好容易挤进人群中,和冯总搭上话的戴伟听见动静,扫了眼角落没太在意,刚想重新找话题,就被人扯了下衣袖。

“会长,你不觉得这声音很像小伟吗?”,玉石协会的随行人员压低声音,不想打扰会长的兴致。

玉石协会会长闻言,也只是一顿,很快又恢复平静,“不能吧,他正忙着和马小姐增进感情,哪能惹事?”

更何况,刚才角落传来的惨叫声,听上去也忒渗人了点,想来不可能是他那不成器的弟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