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查案(1 / 4)

加入书签

“三爷,昨晚我们离开后,阮先生私下发了一批货出去,我怀疑东西已经被他们转移地址了。”,沈振压低声音也挡不住急切。

闻言,傅禹沉的眸色一变,“阮明辉没把东西交给颂帕?除了这点,还有哪儿很反常?”

他本来是算计好阮明辉的动作的,却没想对方不但没用套路,还把套路给堵死了。

“还有一点,阮先生突然提出要办宴会,替阮小姐庆生,还给您递了邀请函。”,沈振如实相报。

话落,傅禹沉垂眸稍作思量,颔首,“这邀请函我接了,你让肯丁继续盯好颂帕那边的情况,随时和国际刑警保持联系。”

“找个机会混进宴会,我们来一场浑水摸鱼。”,他骤然勾起笑。

“是!”

茵莱湖的夜色袭人,尤小梨简单吃过饭,就趴在窗边逗小乳鸽玩,见傅禹沉过来,不由偏头问他。

“三爷,我们回国能不能把啾啾带上?”

“啾啾?”

傅禹沉闪过疑惑,在见到尤小梨怀里的毛绒小家伙时,又划过了了然。

“夫人,国航是不允许活宠同乘的。”

“啊我知道,好像只能托运,但啾啾这么小的体格,我怕它会难受。”,尤小梨耷拉着脑袋,看着小家伙时,心里划过了不忍。

“我等会儿去楼下问问,有没有人养啾啾!”,她想了想,放下抚摸小家伙脑袋的手指,准备起身出去。

还没走两步,就又顿住了,“对了,我还没喂啾啾吃饭,三爷你帮我弄一下呗?”

她盈着水眸笑了笑,竟让傅禹沉说不出半个不字。

房门被她合上,独留下傅禹沉和小乳鸽四目相对。

“啾!”,小家伙乖乖地叫了一声,仰着小脑袋等待投喂。

傅禹沉眼角隐隐一抽,径直走去了书桌,“你在这儿耐心等待,我是不可能喂你的!”

尤小梨来去匆匆,有些失落地回来,刚推门就看见傅禹沉的面前散落一地的鸟食,不由愕然。

“三爷,这是怎么搞的?”

傅禹沉一言难尽,狼狈尽显,“我把它丢进食盒里吃饭,它不吃还朝我爬。”

她快步过去,发现小乳鸽正死皮赖脸地站在傅禹沉肩头,讨好地蹭着脑袋,“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