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我保证不和你计较了(1 / 4)

加入书签

锦城傅家,这重如千斤的四个字,由傅禹沉嘴里说出来,也好似没什么分量了。

陈芸又惊又怕,哪里见过傅禹沉这样严肃的样子,“三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咱们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伤了自家人吗”

她谄笑着想拉傅禹沉,却被他蓦地躲开。

“自家人?哦,也对,论起来傅骁叫我一声三哥,可我没见他有尊重这三嫂半分。”

“你这话说的未免也太可笑了点吧?”,他挑眉,眼里是彻夜的凉。

“傅三爷,尤同学出事也有我这个班主任的责任,要不是我让她帮忙,也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所以您要责怪的话,也请连我一并责罚了吧。”,陈圆一把拉过还想说话的陈芸,将她挡在了身后。

一院暖气开的足,可在座的没有人觉得暖。

男人一记眼刀扫过去,瞬间又拉回了陈冬腊月。

“放心,该清算的一个都跑不掉。”,傅禹沉冷笑着,抬腿刚要往病房走。

“病人家属来一趟,我有后续的事情要和你说。”,刚才的主治医生又折返回来,手里拿着份脑补CT。

“就来。”,傅禹沉应了声,快步跟上主治医生进了办公室。

——砰!

无情的关门声将走廊外的寂静隔绝开来,周围一片死寂。

傅骁半边脸通红,火烧一样的痛,蹲在地上半天没说话。

“小骁,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呢,这儿有你妈呢放心吧。”,陈芸心里揪着,可心疼傅骁脸上的伤了。

只求三爷没把他打到破相了才好。

刚拽了一下傅骁,他就如暴躁的困兽,立马就虎了起来,“睡睡睡,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让我回去休息?”

“这事本来就是我不对,要不是我扰乱考场纪律,老陈也不会来抓我,那么她……也不会受伤了。”,傅骁看向病房闪烁着情绪。

“那怎么能一样?你可是要参加高考的人……”,陈芸喋喋不休。

却被傅骁不耐烦打断,“你要是真为我好,就别来触三哥的霉头了,赶紧走赶紧走!”

最后陈芸是被陈圆拽走的,重回平静的走廊,却让傅骁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您看一下,病人枕部这块的CT显示,存在不明阴影物,我觉得这很可能是之前重创残积在颅内的血块。”,办公室内,主治大夫正拿着笔指了指CT上的一块地方。

傅禹沉眯着眸看过去,发现果不其然。

“我们向来都主张保守治疗的,因为想取出这块淤血的难度不小,病人的表皮伤口已经处理过了,如果强行开颅清除淤血,很可能会对病人造成终身影响。”

“所以我很想听一下家属的意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