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您问最合适(1 / 6)

加入书签

她的小手很不安分,让傅禹沉头疼又无奈,忙俯身按住,“别乱动!”

“可是很热嘛。”,被裹在被褥里的尤小梨说话闷声闷气的,还带着点委屈。

在灯影映照下,她的双颊呈现着斐然的红晕,抬脚就挣脱了被褥。

“我不要盖被子!”,她小声嘟囔。

“不行。”,男人瞬间板着脸,将被子重新捞了回去,将她盖得严严实实。

“你生病了必须盖被子。”

语气满是笃定。

听得尤小梨不乐意了,她迷迷糊糊瘪嘴,“你老是说我有病,我觉得自己好得很嘛,哪里来的病!”

“而且你老是让我喝很苦的药,我最讨厌那个东西了。”,说到劲头,尤小梨抓着他的手就不让走。

“你个坏人,我不喝还要盯着我,管得跟我爸一样嘛!”

她的小手无力,只是虚晃地抓着他衣领,带着的哭腔让傅禹沉错愕了。

“我像你爸?”,他不由地拧起了井字,反握住小手。

他会和尤正东那种败类像?

这小东西哪只眼睛觉得他们像?

傅禹沉眯了眯眸,眸色深沉得可怕。

“像啊,但你比他好多了,他才没有这么管我呢。”,尤小梨烧的迷糊,她呢喃着枕在他肩畔呜咽。

似一只受伤的小兽,委屈又难过。

不过片刻,傅禹沉就感觉到衣襟濡湿了。

“那你讨厌我管你吗?”,沉默良久,男人才轻声问了句。

他压低了嗓音,听起来哑哑的。

迎来的是一阵愉悦的笑,“说实话,挺讨厌的。”

傅禹沉蹙了蹙眉,刚想说什么,就被少女抱了个满怀。

“但更多的是觉得高兴啊……”

这话似羽毛般,抚刮在傅禹沉的心房。

他嘴角刚扬起弧度,下一秒就被拉回了谷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