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 / 2)

加入书签

水龙救起那人是个穿西装的年轻中国男人,吐干净胃内的长江水才缓过气来。

傍晚时分,木帆船上的人们捧大土碗吃夜饭,端大碗喝老白干酒。太公发话,今晚就地过夜,明天一早开船。酒足饭饱,人们围了那穿西装的年轻中国男人说话、喝茶,打破砂锅问到底了解那洋火轮沉没的事。得知这穿西装的年轻中国男人叫成敬宇,是个生意人,从宜昌买了批衣货去重庆销售,乘坐了这洋火轮。不想船过巴东县属之“泄滩”,因轮船马力不足,被急流冲下,触礁沉没,他那批衣货打了水漂,船上的200余人遇难。

“这么说,那英国人的‘利川号’火轮沉了?好,龟儿子活该,沉了好,我们民船再不用堵江抗议了。唉,只可惜了那船上的国人。”太公说。

成敬宇摇头,说:“不,那‘利川号’还好好的,这是德国瑞记洋行的‘瑞生号’轮。”

水龙愣睛鼓眼吼:“啥子,德国人也来了?”

成敬宇说:“中国是块肥肉,川江是碗鲜汤,洋人咋不想都来切都来喝。”

太公仰天叹:“他们是来夺我口中食身上衣啊。”

水龙愤然说:“还不是清政府点了头,不然,他洋火轮啷个进得我峡江。”

成敬宇点首,说:“对,是因为9年前3月1号重庆开埠。清政府呢,跟英国人签订了《烟台条约续增条款》。英国人狡猾得很,想搞东西夹击霸占中国的大西南。在东面,他们想从长江入四川,控制重庆,进而由重庆去云南、西藏,跟在缅甸、印度的英国势力相呼应。在西南呢,是想从印度入侵西藏,翻大雪山来四川。”

水妹听着,说:“这些个英国人,跑恁么远来,爬山涉水的,为哪样啊?”

“为财富呀,四川、重庆,是天府之国嘛!”成敬宇说,“四川总督丁宝桢给清政府的奏折就说,此举洋人决非注意西藏,迨暗借此通四川大道耳。还说,英国人还欲于重庆后路别开一隙,以逞其谋。”

水妹不理解,摇头:“他们不好好地呆在自己的国家里,跑恁么远来,又好危险的。”

成敬宇说:“他们是帝国主义,是利益所驱。他们算得精,有巨大的利益诱惑,就要铤而走险。我跟你们说,在签订《烟台条约续增条款》之前,那个英国驻重庆的领事就跑回英国去游说,喊英国商人多来开发中国的西部市场。”

水妹问:“开发啥子啊?”

成敬宇说:“重庆和四川的人力、物质资源丰富得很,市场潜力大!那英国领事着急得很,说是重庆得要尽快开埠,快些把轮船开进来。说重庆开埠必将导致英国对华贸易的扩大,而且不仅仅是重庆和四川,还可以遍及贵州、云南等西南地区。英国政府就给驻渝领事谢立三发了话,叫他行动。谢立三就悄悄来往于峡江勘测水道,认为,只要宜昌至重庆通航,则汉口一路洋货就可以从重庆转运到贵州、云南和广西,还可以转运到四川的泸州、叙府、合州和嘉定。”

太公砸叶子烟,说:“龟儿子还会谋算。”

成敬宇说:“鬼精灵!那个谢立三说,峡江最大的障碍是‘新滩’,他发现,即便在冬天,吃水三四英尺的帆船都可以通过,就觉得,同样吃水又是利用蒸汽机的轮船也是可以通过的。”

水龙说:“他恁么想也还有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