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 / 2)

加入书签

水龙只穿了条长裤子,暴突的胸肌、臂肌在月色下泛亮,问道:“成哥,恁早就起来了?”

成敬宇担心方才的事情被水龙看见,嗫嚅地说:“啊,是水龙。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水龙开始卖力地收拾船头纤绳:“成哥,你说了好多回谢了,人,不能见死不救噻。”

成敬宇见水龙忙活路,紧张的心才舒缓,说:“好,那我就大恩不言谢啰。”帮了水龙忙活路,“吃夜饭时,水妹说我在水里扣死你的颈子,要不是你好水性,我俩怕要同归于尽。”

水龙道:“你莫怨啊,我急中生智,一拳打昏了你。”

成敬宇笑道:“还真亏了你那一拳啊。”

二人边说话边干活路,都有相见恨晚之感。就在船头焚香跪拜,结为把兄弟。成敬宇大水龙两岁,自然为兄,水龙为弟。他俩结拜时有天地山水作证,还有水妹作证。

就在他俩焚香跪拜时,水妹来了。在他俩身后咯咯笑,拍手说:“好呃,生死兄弟。”

2

木帆船逆水上行,进入瞿塘峡西口白帝城下的“滟滪堆”水段。领首拉纤的水龙侧脸下看,湍急的江水冲向横卧江心、紧锁夔门的那块巨大礁石,击起千重恶浪。水龙晓得,这礁石鬼得很,冬出夏没,此时正是冬日,那家伙就冒出江面来了,活像一头大象。就扯开喉咙呐喊:

“滟滪大如象呃瞿塘不可上/滟滪大如牛呃瞿塘不可留……”

水龙身后的10个纤夫就跟着呐喊:“绕过‘滟滪堆’呀!吆一呵,嘿,嘿佐佐,嘿!……”

太公迎风立在船尾,紧掌舵把,横捋山羊胡子,也扯开喉咙呐喊:“滟滪大如马呃瞿塘不可下/滟滪大如幞呃瞿塘不可触……”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呐喊。“滩头白浡坚相持,倏忽沦没别无期。”多次掌舵驶过“滟滪堆”的太公晓得,舟行至此,稍差分毫,便有触堆沉没之险。他暗叹水龙的勇武、智慧,此时里这般呐喊,涨了纤夫们士气,提醒他要注意那礁石。

木帆船在大浪里翻腾。在船甲板上抱柴火的水妹被掀倒,她死抓住船板,惊吓不已,万般担心。担心会翻船,担心太公和她水龙哥的安危。在她身边帮忙的成敬宇也摔倒在甲板上,死死抓住船舷。水妹的两眼水湿,嘶声竭力跟着喊叫:“滟滪大如鳖呃瞿塘行舟绝/滟滪大如龟呃瞿塘不可窥。”

木帆船在呐喊声中缓缓上行,左冲右突。

栈道上的拉船人渺小如同蚂蚁,水上木舟孤独如同一片落叶,水上人们与险恶大自然的搏击惊心动魄。

久经磨砺的水上人们终于战胜急流险滩,木帆船平安驶过“滟滪堆”。

水妹拉成敬宇爬起来,后怕地咯咯笑,双目闪闪。成敬宇魂飞撇散,心扑扑碰撞胸壁。他本也想跟着呐喊壮胆的,可又不晓得啷个喊叫,此时就问水妹:“水妹,你们喊些啥子啊?”

水妹激情笑道:“这是《滟滪歌》,船工们在这里跑得多了,摸出了‘滟滪堆’礁石的变化来,季节不同,那礁石露出水面的高矮就不一样。露得高时好似牛、马或是大象,露得矮时活像龟、鳖或是太公脑壳上载的头巾。就编出了歌来唱。太公说,这歌子可以引导行船。”

成敬宇点头笑:“妙,妙哉!”

水妹道:“我太公说,川江最凶险的滩口有37处,以‘新滩’、‘泄滩’、‘空岭滩’和‘滟滪堆’为最险,是川江四大险滩。”手往前面指,“你看,看前边南岸的那道石岩。”

成敬宇顺水妹手指方向看,见前面南岸有道呈锐角斜出江面的石岩。

水妹说:“那是‘青龙嘴’。”又挥手指北岸上游处,“你再看北岸那道石梁。”

章节目录